“先将其关押起来,容后再说。”方莫深深的看了一眼于夫罗,发现对方并没有在前世网上看到的那么野蛮,而且他好像已经融合大汉文化,成了一个汉人,这让他不解。

  一个匈奴人,还是单于,怎么可能会变成一个大汉装扮的人呢?

  其实他并不知道,于夫罗早就在几年前便因为部落争端来到了大汉帝国,一直在此寄居,到了如今,早已不知过了多少年月,当然不会再有什么匈奴特点,除了皮肤粗糙一点,基本上看不出其他。

  但是大汉帝国的北方,尤其是幽、并、辽东、西凉这四个地方,大部分的人,脸都还是很粗糙的。毕竟,这个世界上没有护肤霜,也不会有各种清洁的水液,这很正常。

  “主公。”贾诩走过来,对着方莫先是拱了拱手,随即道:“留下此人的意思,主公莫不是想以后,去并州发展的时候,能够让其当一个挡箭牌之类的物什?”

  童年时期的阴影,让贾诩对胡人,或者说所有的外族印象都不怎么好,此刻看到于夫罗被关押,而并非被杀,他细细一想便觉得,方莫可能是想借此搞事,于是搓了搓手,便过来出谋划策。

  “若是想要此人听话,极为简单,我听说此人有一儿子,极为聪明,可扣押下来,让其就范,若不从,可杀之!”

  够狠!

  真的够狠!

  方莫听了之后,觉得贾诩还真不愧是毒士之名,这个时候就已经开始想着怎么去逼迫于夫罗就范了,眼下可还有一场大战没打呢…

  不过,他觉得这个办法不错。

  真心的!

  “如果把他的儿子杀了,会不会让后汉的某个叫刘渊的家伙再不复出现?”

  五胡乱华之时,后汉可是其中一员,带领着南匈奴南下攻略北方,甚至最强悍的时候,将整个北方都据为己有,这是一个该杀的!

  这是民族的耻辱,方莫当然不会忘记。

  “暂且先放一边,待此战大胜,再议不迟。”方莫随后又摇了摇头,眼下还有更加紧要的事情要做,可不能为了一点小事就分心。现在的南匈奴,虽然在并州为乱,但相比天下大事,实在不足为患。

  可以说,五胡乱华之所以可以造成那么大的祸患,究其原因是因为三国时期的乱战,引得人口凋零,最后才形成了可怕的时代。

  “诺!”贾诩也知道眼下什么最重要,他站在一边,看了看金刚,又瞄了瞄典韦,心中道:“此二人皆有万夫不当之神勇,若能好好利用,必可成就一番事业,只是可惜,无人可为帅!”

  他现在算是方莫集团的一员,已经接触了所有方莫可能认识的人,由衷的认识到,方莫手底下还是人才较少,起码来说,没有可以攻略一方的帅才。

  金刚、典韦虽勇,但却匹夫之勇,只可冲锋陷阵,而并非领兵之帅。

  “这个问题,必须要尽快解决。”产生了这个想法的他,觉得这算是一个危机,必须要尽快补足人手,否则日后仅仅他和方莫,是绝对不可能成功的。

  哪怕他可以算无遗策,但一个将军在前线打仗,他又岂能事事知晓?

  谋士者,为国谋,为主谋,为己谋。

  现今天下大乱,自是不用再去管大汉帝国,为主谋自然就占据了一个先天,至于最后的为己谋,则还需要一些时日,毕竟现今方莫一方,实力可说弱小无比,哪怕一次小小的冲击,都有可能就此覆灭。

  所以,贾诩现在是全心全意的为方莫在谋划。

  如果方莫知道的话,一定会很惊喜,这家伙的智谋,他的心里最清楚不过,不不不,应该说所有的后世之人,大多都清楚一些。

  夕阳西下,火红的天空,慢慢转为昏暗。

  初春的风,轻轻抚在人的面门,十分清爽的空气,让人心旷神怡。

  也不知是不是在风儿的作用下,还是环境的带动下,方莫的心,渐渐不是那么焦躁了,他开始有计划的进军,而并非一开始那样,快速进军,完全不顾及士兵的疲惫。

  这一幕,被贾诩看在了眼里,他暗暗的点头:“主公的心,看来已经安稳下来了。”

  还没等他感叹完毕,斥候就来报,说是前方已经发现袁绍的营地,方莫整个人就又一次的疯狂了起来,不与任何人商议的情况下,他直接开口道:“众兵将,此战吾等必须要胜,为了大兄,为了无敌将军!”

  “无敌,无敌!”

  “大胜!大胜!”

  声音震荡天空,击破寂静的傍晚。

  “老大,你有没有听到,那边好像有声音传来?”

  “我好像也听到了,无敌无敌?”

  “糟了,敌袭!”

  刚刚经过袭击的袁绍一方,此刻正是警惕万分的时候,哪怕有丝毫风吹草动,都会引起人们的紧张何况还是这么大的声音,这几个斥候在听到后,立刻往回赶,留下一人,仔细观察来人为何方势力。

  斥候的工作简单,就是要将所有自己看到、听到的事情,告知给应该知道,了解的人,但是他们也必须要弄清楚情报的真伪,所以才会留下了一个人。

  “你在此处稍待,看清旗号后,尽快与我等汇合,若是你没有回来,家小自有袁公来养。”斥候小伍长,对那个懵懵懂懂的斥候吩咐一声,转而离开。

  “死就死了吧,这世界太乱了,家里有袁公养活,也不用多去管那么多。”

  斥候想了想,便安静的待在原地,等待着军伍的靠近。

  战争是残酷无比的,只要当了兵,便脱不开战死沙场的命运,哪怕是一些运气好的,也会在老年的时候,落下一身伤病,只能孤独终老。

  实际上,那些死去的人,才是最好的,因为他们好歹还有家人的盼望。

  亲友的祭拜,而那些未死的人,就有些凄惨了,往往他们的晚年都很惨。

  没有人,愿意和一个当过兵,杀过人的人,去做邻居,而且还开心的与其度过美好的日子。

  这是不现实的。

  “距那袁绍营地,还有不足千米距离,想来已经有了斥候。”贾诩认真分析后,仔细的开始看着四周,似乎想以此,找出那个潜藏在附近的斥候。

  然而,他什么都没有发现,或者说就快发现的时候,被打断了。

  “文和,你在看什么呢?”方莫走过来,一把将贾诩的肩膀搂住,随后平静的开口道:“文和,你未来还会有锦绣的前程,漫长的岁月,美好的家庭,为何不退去呢?”

  到现在为止,方莫发现自己有点不了解贾诩了。

  这货在历史上来看,妥妥的和司马懿一样,完全就是属乌龟的,什么时候都不会出头。

  可是自从和他在一起后,貌似这性格转变的有点大,他都有点不能接受。

  “主公莫要说笑,大丈夫死则死矣,逃个甚?”贾诩心中很温暖,但是他实际上是想跑的。

  如果不是这个事件由他引起。

  如果不是他非要将方莫架起来。

  如果不是…

  他一定会跑,而且还会在跑之前,坑上方莫一把。

  但是现在不能,因为他觉得,自己如果错过方莫这忠厚的一批的家伙,还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遇到了。

  想想看,等以后他被扣了个反贼的称号,而方莫,却纠结着,痛苦着,开口道:“还是放了吧,让他回家就算了,不用杀了吧?”

  他的心里,那就是一阵的开心。

  跟着这样的人,最安全,哪怕善一点,哪怕圣母一点,起码以后不必担心被清算。

  可能,他不会有太高的成就,但起码来说,在他的麾下,会很安心。

  “额…”方莫怔了怔神,观察了好半天,才确定贾诩没有穿越,他叹息道:“要不是了解你的为人,我还真以为你改了性子呢,真不知道你到底怎么想的,你一直以来,不都是奉行的安全为上,谨小慎微吗?”

  贾诩愕然。

  他没有想到,方莫居然知道自己的性格,这还是头一次,从嘴里说出来,他愣了半天,最终还是没有开口。

  既然已经被看破,他也就不用去说什么了,而且还很是赞叹。

  起码,自己的主公,还挺会看人的,不是吗?

  幸亏他的心境十分平稳,否则定然要震惊莫名:此人如何得知,怎得如此可怕?

  “你们倒是快点走啊,你们不走的话,我怎么回去!”一个小小的斥候,蹲在草丛里,腿都麻了,可他却不敢有丝毫的动作。

  他看到了那个旗帜,方!

  无敌将军的旗帜,就是方!

  他的心里很慌,想要把这个消息传回去,可是方莫这些人也不知道怎么了,居然赖在此地不走,这让他纳闷不已,但是他却不敢冒头。

  是,他已经想好了死去之后的场景,可是能不死,谁还真的愿意去死?

  等了半个时辰,就在斥候觉得自己的腿,好像不是自己的时候,他终于看到,那群人,又开始动了,而且天色也已经暗淡了下来,黑暗,开始笼罩大地。

  他,迷失了方向。

  新人,可以谅解。

  而且因为这一次的迷失,他逃过了一劫。

  方莫在和贾诩商量了一番后,觉得还是休息一会儿为好,否则的话,就不是去报仇,而是去送菜了,所以他倒是没有让人去侦察附近有无斥候,让那个本应死去的斥候,奇迹般的活了下去。

  半个时辰,是他给众人的时间,虽然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但是该休息的时候,就必须要休息。

  何况,他已经准备好,要夜袭!

  哪怕这些人的精神状态不佳,但是袁绍一方,也不会好到哪里去,这还是他从贾诩那里听来的。

  “若想胜,就先要补足两军之间的差距。”

  “我军疲惫,而袁绍军精神正盛,不是出击的好时刻。”

  “若是进行一番修整,入夜之时,在袁军尚未食用晚饭前开战,可弥补差距,令两军相差不大,此战几可定。”

  这是贾诩的话。

  方莫当然很是信任的点了点头。

  就这么着,他才让手下的这一万多人,休息了半个时辰,一个多小时的时间。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暗月中文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三国之神兽奇兵,三国之神兽奇兵最新章节,三国之神兽奇兵 笔趣岛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