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备的日常 1.96 开年见喜

小说:刘备的日常 作者:熏香如风 更新时间:2018-12-29 10:07:41 源网站:biqugexs.com
  回程无需再走陈仓狭道。西入陇西,东北折向汉阳,过秦亭入峡谷,经分水驿,返回大震关。

  “(大震关)又西行五十里,至小陇山分水岭,(有)分水驿。”“小陇山,一名陇坻,又名分水岭。陇上有水,东西分流,因号驿为分水驿。”与东口驿相同,刘备亦将分水驿建为城障,引水绕城,据险而守。沿陇上分流溪水,筑堤为障。唯有经分水驿障城吊桥,方可渡过。刘备调派麾下军曲候张辽,领八百并州骑士,与南匈奴右贤王子,於夫罗、呼厨泉二人所辖弯刀胡骑,共同驻守。

  话说。九九重阳那天,刘备宴请三十六部东羌,十二部氐酋。又送重礼后,在雄关立起募兵大旗。尽得陇右虎熊上士。大营五校加麴义别部,兵皆过万。张辽麾下补足一千兵马,领中军假司马。於夫罗、呼厨泉二人,亦满千人,各领前、后二军假司马。

  三千兵马,守分水驿城,绰绰有余。三队人马,还需轮流驻防附近马邑。巡视羌人牢营,诸如此类。

  今日驻守驿城的,正是张辽。

  “拜见主公!”见蓟王车驾入城,张辽领麾下虎贲,前来接驾。

  比起初见时,一不留神被张飞灌翻的青涩少年。数月军旅生涯,令张辽锋芒初露。隐隐有大将之风。刘备见之甚喜:“文远别来无恙乎?”

  “卑下一切都好。”张辽抱拳:“有劳主公挂念。”

  “家人可迁去临乡?”

  “族中老少,皆已入临乡安居。”张辽答道。临乡乃蓟王都。说是河北第一名城,亦不为过。生活之便利安逸,冠盖河北。便是洛阳城,亦拍马难追。

  “甚好。”刘备欣然点头、

  既是蓟王家臣,自当将家小迁入蓟国。不仅张辽如此,高顺、韩浩等人亦如此。甚至列城豪侠徙边的家人,亦从列城迁入蓟国。所谓后顾无忧,便是如此啊。

  关于张辽的使用,刘备十分谨慎。年纪尚青,怕揠苗助长是其一。初出茅庐,军心不服是其二。在刘备印象中,张辽一直追随吕布,直到投靠孟德,才渐渐崭露头角。尤其是逍遥津下,八百破十万,一战扬名。先令其自领一军,日积月累,必然大成。张文远的成长潜力,自不用说。不过是或早或晚,而已。

  过分水驿,方入大震关界。张辽一路护送,在悬楼列肆前止步,引兵自回。

  见蓟王车驾,路上车辆纷纷避让,沿途行人驻足行礼。刘备亦未张扬,迅速通过。

  “大将军回城!”遥见王旗,关首守卫,高声通报。

  东侧附楼,精舍。

  无所事事的许师,猛然坐起。

  身旁正细细梳妆的卢氏,亦不由一滞:“蓟王狩猎归来。”

  “好极!”许师早急不可耐。

  “切莫心急,小心露出破绽。”卢氏叮嘱道。

  “知道。”许师侧耳倾听,这便言道:“此处只有你我,无妨。”

  “小心为上。”卢氏徐徐言道:“你我身处险境,生死瞬息之间。若要全身而退,行事必谨而又慎。”

  “姐姐言之有理。”许师不做争辩:“又该如何行事?”

  “以守为攻,以退为进。待蓟王相召,‘行事’于床榻之间。”卢氏妩媚一笑。

  许师岂能不知,卢氏乃是故作调戏。故也不气恼:“如此,姐姐需早做准备。”

  “放心,误不了。”卢氏虽仍报以媚笑。却令人不寒而栗。来自床榻之间,鱼水交欢时的行刺,当真防不胜防。这便是女刺客的优势。无需劳师动众,更无需绞尽脑汁。随床上榻,春风一度,已登极乐。神鬼不觉。且彼此无遮,由表入里,又如何能防备。

  返回云霞殿,头一件事,便是将蓟国良匠寻来。从囊中取一半青稞麦粒,温室育种。另一半则妥善包裹,快马送回蓟国,行温泉育种。二处,只需有一处成功,逆上高原指日可待。

  累日心结,涣然冰释。刘备不过双十年华,又如何能不喜上眉梢。

  春风得意马蹄疾。

  开年见喜,完美。

  不等青稞麦种六百里运抵蓟国。陛下开春第一诏,已抢先抵达蓟国。不出所料,增封蓟王三县,加九锡。

  “九锡”者,乃天子赐予诸侯、大臣有殊勋者之九种礼器,以示最高礼遇。“锡”通“赐”。九种特赐物,分别是:车马、衣服、乐县、朱户、纳陛、虎贲、斧钺、弓矢、秬鬯(jù chàng)。

  一曰车马:金车大辂(lù,用来挽车的横木),兵车戎辂;玄牡二驷(黑马八匹)。其德可行者赐以车马。

  二曰衣服:衮冕之服,赤舄(xì,鞋)一双。能安民者赐之。

  三曰乐县:亦作“乐悬”,乃定音、校音之器具。使民和乐者赐之。

  四曰朱户:朱漆大门。民众多者赐之。

  五曰纳陛:殿前可特凿陛级(御道)。能进善者赐以纳陛。

  六曰虎贲:虎贲百人。能退恶者赐虎贲。

  七曰弓矢:彤弓矢百,玄弓矢千。能征不义者赐之。

  八曰斧钺:能诛有罪者赐之。

  九曰秬鬯:祭礼用香酒,以稀见之黑黍与郁金草酿成。孝道备者赐之。

  换而言之。只有达成九种“成就”,才可“加九锡”。

  细细想来,蓟王确已达成。德行、安民、乐民、聚民、进善、退恶、征不义、诛有罪、孝道纯备。

  年纪轻轻,已位极人臣。

  关键是,笔笔皆有出处。即便是挑剔之人,亦无可指摘。蓟王当之无愧。

  然即便如此,亦不可冒然受领。蓟王需上表推辞,拒而不受。陛下再赐。蓟王再辞。陛下三赐,蓟王这才诚惶诚恐,上表愧领。

  剧本早已写好。蓟国六百里送报大震关。刘备果上表推辞。言辞之恳切,落笔之动情。此心,天地可鉴;此情,日月可昭。

  于是天下人,皆等着陛下二赐。便在此时,王太妃,王妃,问策众臣。

  蓟都尹娄圭起身奏道:“回禀王太妃,王妃。臣以为,我主断不可受。”

  “为何?”王妃问道。

  “前汉时,王莽进受九锡,进而谋夺帝位。若比此例,先加九锡,以示‘顺承天命’,再取而代之。乃行大逆不道也。臣窃以为……”

  “讲。”王妃言道。

  “臣窃以为,此乃陛下故意为之。”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暗月中文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刘备的日常,刘备的日常最新章节,刘备的日常 biqugexs.com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