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见太子殿下,皇后娘娘。”

  李纲摆动着紫色公服,曲领大袖,腰间束革,头戴长翅帽,正襟危坐,等待着今日的朝议。

  李纲摸了摸自己腰间的金鱼袋,这是太宰,也就是宰相的标配。

  紫色公服乃是宋制三品以上的官员,才能穿的颜色。

  而金鱼袋,代表左金紫光禄大夫,官尚书左仆射,乃是从一品大员。

  自元丰改制以来,正一品还剩下太帅,太傅,太保,少帅,少傅,少保。

  而太帅,太保,少帅,少傅不设。

  正一品只剩下两个席位。

  太傅一人,蔡京担任,远在临安。少保一人,种师道担任,远在河东路。

  现在在这大宋朝堂之中,他的官最大。

  太上皇在位的时候,为了钳制将门,把尚书左丞改名尚书左仆射,从正三品,升为从一品。

  而后因故,又改为尚书左丞。而后未曾降低品秩。

  所以,李纲从一品正襟危坐于朝堂之上,位于首位。

  “官家离京已有月余,河东路战事未平,官家一时无法转回。这天下之事,多有劳左丞费心了。”朱琏端坐在珠帘之后,也不知是真心还是虚假意的说道。

  赵谌坐在龙椅上,不安的扭动了一下,本来商量好,这句话应该是他说的,结果娘亲抢了他的台词。

  离京!李纲听到这个词,就想愤然而起!

  官家是御驾亲征,保大宋社稷!两字之差,其意义天差地别!

  朱琏端坐在珠帘之后,声音有些飘忽的说道:“左丞忙于政事,有时候有力有未逮的时候,出些纰漏自然在所难免。吾本意不追究官考错题之事,可是朝臣非议不绝。这才有了今日之朝会自证。还请李太宰不要和妇道人家一般见识。”

  “臣,不敢。”李纲俯首拜道。

  “那李太宰就开始吧。”朱琏轻笑了一声对李纲说道。

  李纲再次做好,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道:“臣曾寻得多方名师博士,辨析这道题,出自《海岛》假定决疑,属于大宋特制和官考选题经典。”

  “此题,乃是算学第七年所学,《海岛》决疑篇三十六所录,臣巧变题干,使其略微增加了一些难度,自是引来了一些非议。”

  ……

  李纲知道,自辨是徒然无功之事。

  但是他依旧详细的解释这假定决疑之题目,赵谌听得井井有味,他现在还没学到《海岛》,这个题他也让他很疑惑。

  虽然有太子太师也给他解惑,但是依旧没有通晓其中原理。

  李纲也是按着刘益的说法,说了一遍,这题没什么争论的地方,但凡是算学官考中,获得乙等评价以上的官员,都能够听得明白。

  朝堂之上,近百名官员,却是听的昏昏欲睡。

  这道题,根本不是重点,只是一个逼迫宰相的由头而已。

  果然李纲还没有说完,一身直裰糯白对襟长衫的书生站了出来,带着一块头巾,乃是学苏东坡苏太师的东坡巾。

  “不才,某乃王家王景儒,李太宰所言……”

  李纲面色忽然严肃的问道:“你可曾有官爵?”

  王景儒一愣,他堂堂王家,何时需要官爵才能立于朝堂!这不是笑话是什么?

  “哈哈,李太宰所言……”

  李纲再次粗暴的打断了王景儒的话头,怒斥道:“闭嘴!我问你,可曾有官爵?”

  “未有。”王景儒只好回答道。

  李纲站了起来,看着王景儒脸上怒气不减的说道:“按大宋律,私闯常朝殿,杖四十。程褚!”

  “末将在!”程褚出班俯首说道。

  “将此人带下文德殿,杖四十。以儆效尤。”李纲愤然的说道。

  程褚点头称是说道:“末将领命。”

  程褚招呼了两名亲从官,将王景儒拖下了文德殿,准备实打实的杖四十。

  亲从官乃是内廷之事,李纲此举指挥亲从官,其实已经违制了。

  但是程褚为什么听李纲的就耐人寻味了。

  朱琏在珠帘后,微眯着看着御下的种种事情,脸色不是很好看。

  亲从官居然听从李纲的命令,这超出了朱琏的预料。

  这刚登上朝堂还没开始发力的王景儒,就被拖死狗一样拖下了文德殿。

  那必然是死狗一样,实打实的廷杖四十,基本没人能活下来。

  而且看程褚的架势,这是往死里打的意思了。

  也是让诸多官员朝臣们惊异!他们没想到,一向退让绥靖的李纲,怎么突然就如此强势起来。

  李纲这么做,自然有他的道理,他既然需要转移官家的内帑,需要转移军器监作坊的工具,就需要更多的时间。

  李邦彦的提议其实蛮好的,用闲散惯了喜欢凑热闹的汴京人,做一场大规模的验证,自然可以拖延不少的时间。

  可是李纲比李邦彦更清楚,军器监那些工具,至少需要一个月才能彻底打包装车,进入太行。

  这就是需要他拖延更多的时间。

  而且,居然敢派兵打乱官家河东路战场布局,那就得接受自己的反击。

  元丰党人,元祐党人斗什么什么鬼样子了?有杀一人?

  这群人,真的是贪心不足啊!

  “李纲!你目无尊长,盗名暗世,以为用些许政绩,就能隐藏那丑陋的模样了吗!现在暴露了吧!你越权指挥内廷上一指挥,是何居心!”尚书列曹侍郎猛地站起来,大声斥责李纲的行为。

  “有官家亲笔手书在此。乃是官家受某权柄。不知道朱侍郎,可有不服?”李纲做事都是有理有据,不喜欢越权。

  他可是有官家的便宜行事的诏命。

  “你当我们都是傻子吗!官家放权让你越俎代庖?!内廷事关重大,怎么可能交给你一个外臣掌管?一派胡言!矫诏之举,足以把明年的今日变成你的忌日!”

  右谏议大夫愤然而起,大声斥责。

  “官家除亲笔手书之外,还用了受命于天,既寿永昌的大玺!难道陈大夫,不认识这印章吗?还是以为某用萝卜雕了个皇玺专门矫诏?”

  “还是以为某有太上皇爱好,仿造印玺十方?”

  李纲立马将手书展示了一边,这方玺,实在是太有名了。诏书也是正经货,不是李纲矫诏。

  赵佶曾制作了数枚大玺。究其缘由,还是意指着天下皇位的传承,并非赵家一家在传承,指责其中的愤慨,意指老将门也在传承。

  更意指责老将门干涉朝堂。

  李纲引太上皇仿玺,骂陈家右谏议大夫意图谋逆。

  比骂人,李纲自问不虚。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暗月中文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回到北宋当明君,回到北宋当明君最新章节,回到北宋当明君 八一中文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