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倾情 第556章

小说:一刀倾情 作者:安喜县尉 更新时间:2019-04-15 07:00:31 源网站:泡书吧
  司徒桥见厉秋风一脸惊愕,苦笑了一声,道:“我倒是想过……”

  厉秋风脸色一变,道:“自古盗墓者决无好下场。司徒先生,你做下此等恶事,不怕报应么?”

  司徒桥道:“厉兄弟,我是说想过去盗这些人的墓,不过最后没有下手。”

  厉秋风这才松了一口气,心下暗想:“幸好你天良发现,否则这些人的墓被你掘了,只怕将你千刀万剐,也难赎你的罪过。”

  却听司徒桥说道:“我虽然想到了这些人,只不过蚩尤战黄帝,只是民间传说,又到哪里去找蚩尤的坟墓?白起死后,其坟墓已渺不可考。楚霸王妇人之仁,我所不取。韩信虽然精通兵法,百战百胜,不过手无缚鸡之力,何况此人活着时被刘邦玩弄于股掌之上,心不狠手不辣,这才死于妇人之手,称不上是英雄。狄青被欧阳修一伙文臣欺负得天天在家中生闷气,最后活生生郁闷而死,估计死后也是一个受气鬼。至于岳飞,我虽然不是什么好人,对于这位将军还是心存敬意,他的坟墓,我是万万不能盗的。本朝开国诸将,一个个都是孬种,被朱元璋百般折磨也不敢反抗,我也懒得理这些软蛋。思来想去,只有关老二怨气极大。死后还在玉泉山显圣,大叫‘还我头来’。我若是取了关羽的尸骸,用做阵胆,定能人挡杀人、佛挡杀佛……”

  厉秋风听他说到这里,冷笑了一声,道:“所以你就跑到洛阳关冢,盗走了关羽的头颅?”

  司徒桥道:“不错。我打定主意之后,连夜出了高平城,一路向洛阳出发。只不过出了高平城不远,我便发觉有人暗地里跟踪。初时我尚不知道对方是什么来路,只不过在一处村子中,竟然又险些陷入幻境之中,我这才知道在长平古战场截杀我的那两人又追了上来。我对这两人极是忌惮,是以破解了机关之后,便绕道向东,想甩开两人。哪知道这两人阴魂不散,我虽想了种种法子,却始终摆脱不了他们。只不过他们虽然屡施奸计,想要将我擒住,阴谋却也没有得逞。这样一路我与他们勾心斗角,各施手段,终于到了洛阳城。”

  厉秋风点了点头,这才继续向前走去,边走边对司徒桥说道:“那两人武功既然在你之上,这一路上却并不以武力对付你,只是布设机关。想来是因为被你打伤那人伤势未愈,不能出手伤你。不过在小镇上我与他交手,此人倒不似受伤的模样,想来伤势已然大好。司徒先生,你可千万要小心了。”

  司徒桥嘿嘿一笑,道:“厉兄弟,有你与我同行,自然不怕这些江湖宵小之辈突施偷袭。”

  厉秋风“哼”了一声,道:“你倒打得一手好算盘。”

  司徒桥道:“我在黄河渡口总算将这两人甩掉了,便即潜入洛阳城。我在关冢踩了三天点,想不到史家刀那些王八蛋不知道为什么竟然与老子……与我为难,于是打了一架。后来我潜入关冢,再后面的事情,你都知道了。”

  厉秋风听他说完,将自己亲眼所见的情形与他所说之事一一对照,倒也尽数能对得上,想来并没有说谎。他沉吟了片刻,道:“你在盗走关羽头颅之前,还盗了别人的坟墓罢?否则史家刀也不会与你为难。”

  司徒桥见瞒他不过,嘿嘿一笑,道:“我想关羽既然是曹孟德下令安葬,想来坟墓的规制陈设与曹氏一族的墓葬应当有相同之处……”

  厉秋风心下一凛,道:“你盗了曹孟德的墓?”

  司徒桥摇了摇头,道:“厉兄弟,我在虎头岩曾说过,曹孟德的陵墓藏在漳河水底,极是凶险,若无十分把握,我是万万不敢去动他的墓葬。不过这个老小子不是什么好人,尽早我得掘了他的墓,看看这个老家伙到底是什么模样。只不过这次事情紧急,我思来想去,便想到了曹丕这个小子。是以我到了邙山,偷偷挖掘一条地道,直通往曹丕的地宫。本来这事情做得甚是隐秘,偏偏一对男女偷情,跑到曹丕陵墓去做那男女之事。结果发现了我挖掘的地道,还以为奸情败露。那男人当真狠毒,竟然藏在洞口,手里举着一块大石,想要将我砸死在洞口。好在我发觉洞口有人,这才躲开了他的毒手,一掌打烂了他的脑袋……”

  厉秋风心下不忍,道:“不过是一个村野闲汉,你何必要了他的性命?”

  司徒桥冷笑一声,道:“此人如此狠毒,平日里坏事想来干了不少。何况他***女,自当应有报应。我杀了此人,是替天行道罢了。”

  厉秋风知道司徒桥一向我行我素,只凭自己喜好做事,只得沉默不语。却听司徒桥接着说道:“我杀了那男人,那**吓得瘫倒在地,只会哀求我饶她一命。我问清了她和这男人的关系,知道不过是奸夫**到这僻静之处偷情,倒不是有意与我为难。是以便没有杀她,转身下了邙山。唉,哪知道一念之仁,却留了后患。我回到客栈不久,洛阳知府衙门的捕快便在全城四处搜索。我偷听捕快说话,这才知道那**待我走了之后,竟然到官府报案,只说她和那男人在村头被人挟持。那人逼着他们带路,一直到了曹丕墓前,然后那人杀人灭口,先将男人杀死,又要将她杀掉。只不过她苦苦哀求,那人便将她打昏后丢在山上树丛之中。待她醒来,便到衙门报官。俗话说最毒妇人心,这**哀求我饶她性命之时,赌咒发誓绝对不会到官府报官。只不过为了遮掩她偷情的丑事,却编了这样一套谎话害我。”

  厉秋风心想是你害人在先,却又怪罪别人,当真是蛮不讲理。

  他沉吟了片刻,道:“山西清凉寺失窃,难道也是你做的不成?”

  司徒桥摇了摇头,道:“清凉寺住持拈花大帅武功高强,精通佛学,这等人物,我是万万不敢去招惹的。何况我只嗜好机关消息,对于佛门舍利,那是没有半分兴趣。”

  厉秋风一怔,道:“清凉寺失窃的重宝难道是舍利不成?”

  司徒桥点了点头,道:“厉兄弟,你在京城当差,对于清凉寺只怕所知不多。故老相传,清凉寺中藏有三件重宝。这三件重宝都与唐朝高僧玄奘法师有莫大的关联。”

  厉秋风道:“几年前我在高梁桥曾看过皮影戏,名为《三藏法师西行平妖记》。故事倒是不错,只不过尽说些虚幻之事,让人难以相信。”

  司徒桥道:“玄奘法师历尽艰辛,到天竺求取真经。他苦历十四年,这才回到中土。除了佛教典籍之外,他还带回了佛祖释迦牟尼的头骨舍利,供奉于长安大慈恩寺内的大雁塔地宫之中。其时大唐为天下共主,国势强大。只不过武后已起了篡位之心。她为了收买人心,便装出信奉佛教的模样,多次拉拢玄奘法师,布施了种种奇珍异宝。只是玄奘法师是大德高僧,早就看穿了武后的野心,对于武后赏赐的宝物,要么原样退回,要么封存在大慈恩寺中。待玄奘法师圆寂之后,遗体火化之时,却也化出了不少舍利。

  “武后知道玄奘法师是大德高僧,便将他从天竺带回的舍利分为数份,连同玄奘法师圆寂后化出的舍利分赐给数座名刹。其中法门寺获得的赏赐最多。至于五台山清凉寺,因为位于唐高祖李渊龙兴之地的山西,是以也得到了武后的赏赐。武后派亲信丘神绩,将一枚佛祖舍利、一枚玄奘法师的指骨舍利、还有一件玄奘法师常穿的袈裟送到了清凉寺中。清凉寺得了这三件佛门圣物,视为清凉寺镇寺之宝,一向秘不示人。只不过这次不知道出了什么纰漏,三件重宝竟然被人盗了去。”

  厉秋风听到这里,思忖了片刻,道:“这事你是如何知道的?”

  司徒桥笑道:“我听那个喇嘛和碧云坞那伙人小声说话,说什么清凉寺三宝失窃,便猜测是玄奘法师留下的这三件宝物被人盗走了。其实这三件东西在常人眼中看去,只不过是平平无奇之物。但是与玄奘法师扯上关系,便成了绝世珍宝。另外嘛……”

  他说到这里,沉吟了片刻,这才说道:“关于这三件重宝,我在江湖中四处闯荡之时,却还听过另一种说法。只是这人说的有些过于荒诞,实是让人难以相信。”

  厉秋风心下不屑,暗想这两日从你口中说出的事情十有八九都是荒诞无比,此时你居然说别人说的事情过于荒诞,倒真是奇了。

  却听司徒桥接着说道:“有人说武后分赐给各处名刹的宝物,其实都是具有极大法力的法器。若是有人能将这些法器尽数弄到手中,便能找到一处宝藏。这宝藏中藏着大唐盛世的种种奇珍异宝,更有古玩字画,就连王羲之手书的稀世珍宝《兰亭集序》也在其中……”

  厉秋风吓了一跳,道:“《兰亭集序》不是藏在唐太宗李世民的陵墓之中么?听说温韬盗掘了唐太宗的陵墓,取走了《兰亭集序》,这件珍宝便即下落不明了。”

  司徒桥笑道:“对啊。所以我说那人所说之事多半不靠谱,只不过是妄人胡说八道罢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暗月中文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一刀倾情,一刀倾情最新章节,一刀倾情 泡书吧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