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倾情 第190章

小说:一刀倾情 作者:安喜县尉 更新时间:2018-12-19 14:57:18 源网站:泡书吧
  城墙上的守军和江湖群豪只见鞑子骑兵扑盖地的冲将过来,铁蹄铮铮,踩得大地似乎都在颤抖,不由得人人脸上变色。而且这数千骑兵一起冲锋,与昨日桑良田的步兵大有不同。马蹄搅起的沙尘遮蔽日,已自将骑兵笼在尘土之中,从城上望去只见黄茫茫的一团,完全看不清楚每个骑兵的位置和面容,想要瞄准射箭却也是没有办法。

  朵颜三卫的骑兵剽悍无比,刹那之间已奔到距离城墙二百余步的位置。城上的守备和刘涌被对方攻势所震慑,心下惊骇之极。只是眼见敌军就要进入弓箭射程之内,便做好了下令开弓放箭的准备。便在此时,忽听得号角之声又起,被沙尘笼罩的鞑子骑兵突然开始射箭。只见一大团黄尘之中,霎那间射出了无数羽箭。便如雨点一般,从空中直向城头砸了过来。

  此时鞑子骑兵距离城墙几有一百五十余步,便是强弓硬弩,要射到这个距离也是殊为不易。是以守备和刘涌二人既未下令放箭狙击,也未让军士和群豪躲避敌军的攻击。却想不到鞑子兵竟然在快速奔袭之间突然放箭,且射程远远超出众饶的预料。只听惨叫之声不绝于耳,城头上已有数十名军士和江湖人士中箭。

  守备和刘涌这才知道情势不妙,急忙大声呼喝众人躲避鞑子兵的箭雨。只是仓促之间众人哪还姑上听两饶号令?只见城头一片混乱,众人有的趴在地上,有的躲在垛口之后,还有的身中数支羽箭,惨呼着摔下城去。

  就在这一片混乱之间,鞑子兵已越过了城上守军弓箭射程之内,直向城门扑了过来。

  厉秋风躲在箭楼下的一根大柱子后面,只听“噼噼啪啪”之声不绝于耳,大柱子上瞬间便插满了鞑子兵射来的羽箭。他眼见不远处一名青城派弟子胸口中了两箭,躺在地上不住翻滚,急忙拔出长刀,一边不住拨打射过来的羽箭,一边跑到那青城派弟子的身边,将他拖到了箭楼之内。

  待他出了箭楼之后,却听得马蹄之声大起,鞑子兵竟然已经到了城下。只是城下的羽箭仍然不断射来,将城头的守军和江湖群豪压制得不敢露头,无法以羽箭和擂石滚木反击。刘涌所谋划要用弓箭将敌军阻拦在城墙远处的计谋,竟然没来得及使用便失败了。

  只见漫箭雨之中,敌军的云梯已自架上了城墙垛口。厉秋风知道不妙,若是给这些鞑子兵爬上城来,虽江湖群豪武功不弱,但是所经历的不过是数十饶江湖殴斗,于这战阵之上只怕没有半分用处,到时永安城必将陷落。是以情急之下,一边舞动长刀护身,一边奔到一处被敌军架了云梯的垛口旁,伸手想将云梯从城墙上推开。

  只是鞑子兵架上云梯之后,在城下便有十余人用力扶住了云梯。厉秋风虽然内力深厚,但是以一人之力与这十几名身具蛮力的鞑子兵相抗,却也占不到半分便宜。待要伸头向城墙下观察情势,城下的羽箭却不断射了上来,压根不敢露面。他正焦急之间,只觉得云梯的颤抖越来越剧烈,片刻之后,一个鞑子兵突然出现在厉秋风面前,右手弯刀直向厉秋风头顶劈了下来。

  厉秋风见敌军登城,左手长刀一闪,那鞑子兵的人头已然飞在空中,尸体随即向城下摔了下去。只是这名敌军刚刚摔下去,第二名鞑子兵又出现在厉秋风面前,仍然是不管不关将弯刀向厉秋风砍了过来。

  片刻之间,厉秋风已然杀掉了四名鞑子兵,第五名鞑子兵却顶着一面盾牌冲了上来。只见他用盾牌将身子遮得严严实实,厉秋风竟然无法用刀将他杀死。他正想用掌力将这名鞑子兵震落到城下之时,忽听得一声极为凄厉的羽箭破空之声,紧接着眼前寒光一闪,一支羽箭已自到了他的面门。

  厉秋风心下一凛,想要用刀劈开羽箭已自不急。百忙之下他身子向右一闪,那羽箭直贴着他左脸飞了过去,“喀”的一声正射在箭楼壁板之上,箭头没入木板数寸。这一箭的力道、准头几乎到了弓箭手毕生所追求的最完美之境界,绝非寻常军士所能射出,定然是鞑子兵预先埋伏好的射箭好手,专门用来狙杀守军的首脑人物,以打乱守军的指挥,趁乱攻陷城池。

  厉秋风暗道侥幸,但是趁着他躲闪之时,那手拿盾牌的鞑子兵已然跳上了城头,挥刀砍死了一名想要阻拦他的军士,手中弯刀高举弯刀,口中发出野兽般的狂叫之声。

  此时另外几处垛口也有鞑子兵跳上了城头,与守军和江湖群豪展开厮杀。厉秋风见那手持盾牌的鞑子兵凶悍无比,虽然被三四名军兵围住却也浑然不惧,一手用盾牌遮挡,一手挥舞着弯刀,转眼之间又杀了两名守军。

  此时城头之上已有数十名鞑子兵攻了上来,因为怕误汕上城头的鞑子兵,城下射上来的羽箭便少了许多。厉秋风少了顾忌,飞身冲上前去,对着那手持盾牌的鞑子兵的盾牌上便是一掌。那鞑子兵不知厉害,竟然想用盾牌抗击,只听“砰”的一声闷响,厉秋风这一掌已将鞑子兵震得飞了出去,正撞在垛口上,随即又重重摔在地上。周围四五名军士用刀枪乱砍乱刺,瞬间便将这鞑子兵杀死。

  没了对羽箭的顾忌之后,江湖群豪的武功开始发挥威力。转眼之间,登上城头的数十名鞑子兵便被杀了个干干净净。趁此机会,那守备下令守军用擂石滚木向城下砸去。鞑子兵登时支撑不住,待要放箭之时,城头的弓箭手已经抢到垛口前以弓箭反击。此时鞑子兵失了先手,已无法像方才那般趁着突袭之时用弓箭将城上守军压制住,只得将盾牌举在身前,遮挡城上射来的羽箭。

  厉秋风趁机将搭在城头的云梯推了出去。无意中看到刘涌站在一处垛口旁,正在呼喊群豪向城下射箭。只见他手舞长剑,一看便是首脑人物。厉秋风心下一凛,高声叫道:“刘先生心!”

  便在此时,只听得一声厉响,城下一支羽箭已自向刘涌咽喉射了过去。这一箭快若闪电,刘涌本以为站在垛口之内,敌军的羽箭不会有如此准头,却不料射箭之人已自计算好角度,这一箭贴着垛口边缘,直取他咽喉要害。

  刘涌想用长剑遮挡,此时已是不及,便在这危急关头,一名华山派弟子和身扑上,正挡在刘涌身前。只听“噗”的一声响,那羽箭从那华山派弟子后心射入,箭头从前胸突了出来。

  刘涌抱着那名华山派弟子疾向后退,直到箭楼之下,这才将他侧放在地上。只见他嘴角溢出鲜血,脑袋低垂,竟然已经死去。刘涌心下一痛,叫了一声“穆师弟”,便即不出话来。

  此时厉秋风已然发现了城下射箭那人。只见他头戴铁盔,身披重甲,面容粗豪,赫然便是朵颜三卫指挥使少布。他骑在马上,距离城墙四五十步远,身边环绕着二十余名鞑子骑兵,手举盾牌,将他护在中间。只见他左手持弓,右手持箭搭在弓弦之上,正自向城上扫视。厉秋风知道方才暗算自己的定然是这个少布,此人精通箭术,躲在后面专门用弓箭射杀城上守军的首脑人物。

  不经意之间,厉秋风与少布目光竟然碰到了一处。成秋风长剑归鞘,从旁边军士手中夺过一弓一箭,弓如满月,一箭便向少布射了过去。这一箭势挟劲风,声势惊人。少布骑在马上也是悚然一惊。他身边的护卫亲军听到羽箭破空之声,急忙用盾牌将少布团团遮住。却不想厉秋风这一箭虽是势大力沉,准头却是差的远了。只听“噗”的一声响,接着距离少布十几步远的一名鞑子兵惨叫一声,脑袋已被厉秋风这一箭射穿,立时从马上摔到地上,挣扎了几下便即毙命。

  (本章完)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暗月中文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一刀倾情,一刀倾情最新章节,一刀倾情 泡书吧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