赐歌 第六章 黑色玄兽

小说:赐歌 作者:旅行客栈 更新时间:2019-03-21 12:02:12 源网站:大海中文
  封颜点点头,这一点他倒是很认可,没有足够的实力单靠他人的帮助,永远也不能成为真正的强者。

  封宁此番志气倒是当仁不让。

  “依我来看,这灯笼极有可能不止一个,否则凭他的阅历是不可能就这样放我走的,他们先祖的那只灯笼应该有特殊的印记,或者给人特殊的印记。”

  听到老姐这么说,他也深以为然,不过当务之急还是眼前的红色兽皮灯笼。

  封颜说了句让开,然*住灯笼猛然释放玄气,一股气浪随之扑面而来,封宁虽然还没开始修炼,不过面对都快把他给吹翻的起浪,不自觉对老姐的敬仰又上升了一层。

  还有一点封宁不清楚,为什么老姐周身的玄气呈现出黑色的姿态,而且看起来相当霸气。

  时间持续了没多一会儿,看着气喘吁吁的封颜和完好无初的兽皮灯笼,封宁的头皮一阵发麻,这东西果然非比寻常。

  封颜看了看房内杂乱的一切,眼神中开始出现实质性的刀剑锋芒,就算是封宁也忍不住打了个寒战,突然感到冷了许多。

  这还没完,封颜盘腿而坐,当封宁察觉到一阵波动从身体中穿过的时候,一把红色的巨刀凭空出现在他的眼前。

  他不知道的是,如果有人可以在千里之外洞察一个人的行踪,那么他的房间就如同空气般,可以直接穿过,留不下任何痕迹。

  从刀出现开始,封宁感到体内的血液也随之沸腾,有种呼之欲出的感觉,好在封颜不会坐视不理,随手一挥,不适的感觉也就消失不见了。

  封宁心想,这不会是老姐在封渊寻得的宝贝吧,看这样子起码是玄阶甚至往上啊。

  再看封颜,她并没有因为宝刀的出现而轻松,正相反,她的眉头皱的更厉害了。

  兽皮灯笼也悬浮在半空中,自红色巨刀出现开始,它就颤抖着,那是兴奋是渴望。

  缕缕红色玄气越过封颜的身体融入灯笼中,使得兽皮更加鲜艳夺目。

  封宁发现,不止是红色巨刀的颜色,就连封颜的脸色也变得苍白。

  这时他才知道,这缕红色恐怕是两者的精气甚至是血液,封宁心中更加担心,这样下去老姐的身体会吃不消。

  而接下来的一幕彻彻底底打破了封宁对他老姐,对玄士的认知。

  只见封颜缓缓闭上疲惫的双眼,伸手去过和自己身体差不多大的刀横放在腿上,渐渐的,封颜开始消失,更确切的说是融入了刀中。

  待得封颜的身体完全透明之后,红色巨刀发出一声鸣鸿,然后直立立地插进了砖块中,顿时尘土飞扬。

  封宁不停地拍打着眼前的灰尘,此等紧要关头却什么都看不到,那种郁闷和着急简直不能说了。

  好不容易清楚了一些,封宁看到那把刀竟不在颤抖,不仅如此,刀身的颜色变得不一样了,血红色成为了紫黑色,浩然之气充斥着属于它的一片天地。

  封颜的眼睛逐渐睁开,给人一种清澈无暇的感觉。

  现在的她要气定神闲稳定心神,之前发生的情况不比一场战争来的轻松。

  封宁赞了一声:“老姐还真没白吃这么多饭。”

  那只兽皮灯笼却是更加血红,不断地旋转着,似乎巨刀上的鲜血都被他吸收。

  本来在封颜的观念中,吸收了黑渊中的煞气以及遗留的残血后,灯笼会安静一会,她自己也可以调养一番,逐步用自己和刀的力量将它炼化,可没想到意外还是发生了。

  就在封颜闭目养神的过程中,灯笼突然化为一道流光冲向了封宁。

  在这之前她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准备,不曾想还是低估了灯笼的力量。

  封颜睁开眼想去阻挡,时间却来不及了,再者封宁实力太弱,速度和力量就提不上去,这一刻,封颜对自己阻止封宁通玄的行为懊悔到了极点。

  一击即中,封宁结结实实地倒在了地上。他的眼神开始涣散,意识随之模糊。灵魂向内吸附到了红色灯笼上。

  听不到封颜的呐喊,封宁如同进入了一个梦境之中但意识却相当清醒,他看到所有的地方都是红蒙蒙的一片,自己只能不停向前走着,那感觉就像踩在浮云上面,随着浮云的流动而飞奔。

  虽然他对这一切不太了解,不过想想他醒着的时候发生的一切,还是可以猜到几分:自己这是被偷袭了,还被侵占了身体。因为他听到了封颜声嘶力竭的呼唤,源源不断从上方传来。

  好在这种无聊和恐惧并未持续多久,就有一根石柱挡在了他的面前,一个硕大无比的龙头刻画在上面,栩栩如生。

  封宁心想,难不成这根石柱就是他的躯体?抬头望着高耸入云的石柱,封宁心中又是一番感叹。

  绕着石柱走了大半圈,封宁发现龙头的正后面有一道阶梯通向天际。

  “既然没有别的路,阶梯的另一方或许就是出路。”封宁环顾四周,抱着一种死马当作活马医的态度踏上了石阶。

  都说万事开头难,到了封宁这里好像有了例外,石阶虽然不算陡峭,可是他太长了,长到还没走到一半就让封宁骂了起来。

  骂到最后连祖宗十八代都不够用了,封宁也没了词,抬头一看:“不是吧,还看不到尽头?”不是他不想回去,实在是不敢啊,他怕一回头看到万丈深渊会一头栽过去。

  现在的他只能硬着头皮上了,就全当是锻炼自己的筋骨了。

  又是长时间的疾走,封宁都快虚脱了,幸好他在这之前到达了目的地。一声长啸后封宁就开始打量起脚下的这片土地,毕竟当下之急是逃离这个地方。

  封宁发现自己站的位置是最低一层的台阶,石阶上面是一座石台,一根黑色的细细的的木棍立在上面。

  脑袋一懵,心想,这不会是那只灯笼内的蜡烛和烛芯吧,再看看周围炙热的红光,封宁低声说道:“果然。”

  慢慢移动到那根烛芯旁边,虽然看起来细小,不过那也是相比而言,走了之后封宁发现这烛芯竟然比他还高,而且只能堪堪抱住。

  一想到这竟然是烛芯,封宁心中的好奇就控制不住,他想试试这根黑木头能不能承担起他的体重。

  虽然封宁身体里没有玄气,可要说基础功那可是相当不弱,身体的跳跃力可是相当不错的。

  一跃而起,封宁的双手直接摸到了烛芯的最上面,然后他就开始拼命的向上爬,他想去瞧瞧站在那上面会是怎样的风景。

  一阵扭动屁股后,封宁终于爬到了上面,他不知道,这时的灯芯已经被黑渊的残血点燃,纵使它没有生出火光。

  灯芯的位置足够封宁休息,但也只够盘腿而坐没有其它余地。

  坐下后不一会儿,封宁开始感觉屁股上传来阵阵灼热感,并且不断强烈,那滋味就好比坐在一个正在被烧着的铁板上,让他蹭的一下站了起来。

  摸了摸屁股,封宁发自内心的为自己的体魄感到骄傲,想想他也不是什么好惹的,除了日常遭受他老姐的摧残外,谁还这样让他出过丑?

  一时间有点儿气急败坏,用力向下剁了两脚,不曾想正是这两脚触碰到了机关,封宁也听到了脚下传来的咔嚓声,但一切已经为时已晚。

  从灯芯开始,整个石柱开始一层层向下叠加,轰鸣声冲击着封宁的耳膜,不过为了安全,他又不得不趴在灯芯上用力抓住四周,到的最后,他几乎是晕厥了过去。

  从灯芯上慢慢滑下来,封宁差点没站住,这半个时辰的时间足够他问候对方祖宗了。

  确认自己的耳朵没问题后,封宁再一次观察起了这个神秘的地方。

  此时,整片可以望见的地面上就只剩下一阶石台和那根灯芯。这东西再怎么看也像是一个祭台,封宁颇有不屑的感觉,一个祭台还弄得这么神神秘秘,上古时代不都是这东西吗。

  在远处看看不出什么,不过走到进出封宁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个血池,他知道这或许就是那把刀里面的血液。

  看着看着,封宁突然感到一丝眩晕,之后竟然直直地倒向了血池中。

  霎时间,池水淹没了他并产生大量的气泡,就如同沸水一般,封宁挥舞着手脚,显然他已经清醒了过来,他也不清楚刚刚是怎么回事,就像是中了魔一样。

  经过一段时间的挣扎,封宁心中有了恐惧,因为这这血池的水如同沼泽,拉着他不断向下,这下面好像有东西在拽着他。

  粘稠的血液覆盖在他身上,那气味都要恶心死他了,他却最基本的呼吸都难以做到。

  可下面的拉力显然没有任何压力,不给封宁任何求生的机会。

  封宁的求生欲望虽然强烈,但长时间不曾呼吸消耗了太多体力,他已经忍受不住了。

  终于,封宁被拖进了血池中,他意识到自己就要死了,灵魂如果消散,本体也不可能存活。

  “可惜了,老子还没开始修炼,还没去过中州,老姐,咱们来生再见吧。”封宁的思绪飞速旋转,这可能就是临死前的感受吧。

  双手一松,封宁准备迎接提前到来的死亡,他突然感到脚上痒痒的,脸上滑滑的。

  “老子一世英名,没想到要被个老怪物给吃了,苍天无眼啊!”封宁发出悲鸣,又一想不对啊,我能说话了,而且……

  深呼吸,封宁第一次感觉活着是那么好,不过他不敢太过轻举妄动,让自己的眼睛眯起来,他想看看究竟是什么东西想吃他。

  其实封宁不知道的是,如果他体内哪怕只有一缕的玄气,那么他就不可能进去此地,只能在上面的血池中漂浮。

  双眼刚能看见些什么,封宁就看到一张黑色大脸正在自己的脸上一个劲儿的舔着。

  “啊~”一声大叫打破了此地的寂静,封宁猛地抽回自己身体,发现不仅是脸,连鞋子也被扯了下来,怪不得会脚心发痒。

  而黑色大脸的主人没料到封宁会突然醒来,他吃的正香呢,这个人类身上沾染的血液不但不寻常,还非常大补。

  封宁看向滚在地上的黑色小兽,也不那么害怕了,这样大的玄兽还吃不下自己,它的目的显然是自己身上的血液。看着虽然湿漉但相当干净的衣服,他还真有点不好意思。

  四目相对,小兽也没有害怕,相反它和封宁一样充满了好奇,封宁脸上虽然没有表情,心中确实已经掀起波澜,这些年来因为没有修炼,他利用空暇时间看了不少祖籍,其中就有一本专门来介绍玄兽的《玄界录》。

  封宁自认他的记忆力还是可以的,怎么也还是找不到任何关于眼前这只玄兽的信息。它不敢多想,就这么遇到一个新物种。

  看那玄兽的样子,全身黑色,头上还有两个黑色的小角,他们就像是小兽的皮毛,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来,尾巴适中,虎头虎脑的样子煞是可爱。

  封宁偏转脑袋,它也跟着一起做。

  “这小兽看起来除了吃之外毫无心机,好像心智没有开化,不知道能不能带出去当个帮手啥的。”封宁明白,有时候越是不了解的事物更加令人人意想不到。

  对视了有一会儿,封宁摸了摸自己的头发,那里还有一点鲜血没有流去,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毕竟这是他身上唯一值得小兽留恋的东西。

  伸出手,封宁小心地靠近这只玄兽,起先封宁还有点忐忑不安,没想到小兽比他还没心没肺,一闻到血液的味道直接就屁颠屁颠地跑了过来,心智虽然不成熟,小兽还是知道要善待给他食物的人,所以它只是轻轻的舔舐,而不去用它的牙齿。

  开始的时候,封宁担心这玄兽是一只嗜血的怪物,等到他划破自己的手掌放到小兽面前时,发现自己是多虑了,小兽的偏好就只有上边血池中的液体。

  看着小兽意犹未尽的样子,封宁冒出一个想法,这小兽会不会知道出去的方法,此地虽然洞穴交错,可也保不齐是小兽自己挖的。

  因此,封宁用上了他这几十年的功力,张牙舞爪的向小兽比划着,希望它能看懂。

  索性当小兽看到封宁边指着上面边甜自己的头发时,看着他满脸享受的样子,小兽明白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暗月中文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赐歌,赐歌最新章节,赐歌 大海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