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嫂当低调 64.一家三口

小说:军嫂当低调 作者:唯儿时多梦故 更新时间:2019-03-11 06:38:08 源网站:闪舞小说网
  p1()

   席牧立功和晋升的消息,家里人比他知道的还早。齐萱是从席敬泽那里知道的,徐灵灵则是通过姥爷第一时间得知的。

  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时间已经到了冬天,恰好是小北北的生日。

  一家子很高兴,都说这是双喜临门。

  徐灵灵汗,席牧晋升算是一喜也就算了,北北的周岁算什么喜?

  “怎么不算啊?我们小北北可是个文武全才的呢。”姥姥抱着小北北,开心极了。

  早上徐灵灵一时兴起,放了许多东西在毯子上,让北北来了个抓周仪式。现在的孩子,谁还抓周啊?反正齐家好几代,就没有一个玩儿这个的。齐姥爷说了,这是封建遗毒。

  可是到了北北这里,封建遗毒就变成了优良传统,还兴致勃勃地把自己当年缴获的一把日本军刀放了进去。

  把徐灵灵吓了一跳,那东西可锋利得很。北北现在的力气大得很,拽出来毫无问题。幸亏齐萱这个当奶奶的手疾眼快,在北北扑过来之前抢到了手里,把军刀抽出来,只把刀鞘放了过去。

  北北眼见一直挂在太姥爷书房墙上只许看不许摸的大玩具被奶奶无情地抢走,咧开小嘴正想哭,一见刀鞘,破涕为笑,一把就抓在了手里,怎么哄也不放下了。

  徐灵灵在旁边温声劝道:“北北,你再去抓一个喜欢的。”

  北北看看妈妈,再低头看看刀鞘,还是舍不得放下,见妈妈还在催,这才不情不愿地拖着刀鞘,又在毯子上抓了个子弹壳沾的笔筒过来递给了她,然后就继续宝贝他的刀鞘去了。

  徐灵灵哭笑不得,敢情这小东西是怕她抢他的玩具,拿个笔筒来哄她呢。

  一家子觉得好笑,都围着北北逗他。北北这叫一个不耐烦,这群大人怎么都想抢他的玩具啊?

  干脆就埋着头把毯子上的东西一个个地送给了周围的大人,太姥爷拿到了一枝钢笔,太姥姥分到了一个拨浪鼓,爷爷让他塞了一个洋娃娃,奶奶被他递了一把算盘。

  终于没有人跟他抢玩具了,小北北很满意。他觉得自己分的可好了,没看太姥爷他们笑得那么开心吗?

  一九八五年的春晚,已经是第三届的春节晚会了。徐灵灵后世看春晚,吐槽的多,看的也多,早就形成了一个中国人过春节的固有模式。只是她没有想到,吐槽模式不是只有后世有,早在第三届的时候就有了。

  这届春晚是在工人体育馆露天演出的,齐姥爷分到了几张现场的演出票,拿回家来问徐灵灵要不要去看看热闹。

  徐灵灵婉拒:“姥爷,我不去了,北北离不开我。”

  一岁多的小北北,正是黏人的时候。大晚上的室外看演出,想一想就很冷。还要和那么多人挤来挤去,想想都觉得累。

  还要一个重要因素,白天她还要和公公婆婆一起去爷爷奶奶家过节的,即便是吃完午饭就回家,也会很累的。

  这几张票就给了几个表弟表妹,结果到了凌晨五点才回到家,都快要天亮了。大年初一家家户户都要拜年,几个表弟表妹连睡都没捞着睡,打着哈欠硬撑着上午走了几家,后来实在是熬不住,吃过午饭倒头就睡,一直到第二天太阳老高了才爬起来。

  即便是起了床,状态也不好,一个个无精打采地出来吃也不知道是早饭还是午饭的饭。

  小北北正是学话的时候,太姥姥唠唠叨叨:“早知道这么累,就不让你们去了。怎么这么晚啊?”

  小北北就喊:“啊!”

  赵攸还困着,闭着眼睛往沙发上躺:“姥姥您不知道,那节目两点才演完啊!”

  小北北:“啊!”

  周敏是二姨齐茹的女儿,也是第三代里唯一的女孩,在齐家的受宠程度和赵攸不相上下,也是一副完全没有睡醒的样子,擦着打呵欠流出的眼泪抱怨:“就是,看节目的时间还不如等的时间多呢。”

  小北北:“哪!”呢字不好说来着。

  徐灵灵好笑地看着北北的配音,走进厨房切了一盘西瓜出来。市场上已经有海南运来的西瓜卖,她有了拿西瓜出来的借口。趁着带小北北出去遛弯的机会,弄出一个来放在小车里推回了家。

  北北很喜欢这个大西瓜,站在小车里一直踢一直踢,一路踢着回了家。徐灵灵怕他给踢坏了,回到家就藏在了厨房里。

  “先吃块西瓜去去火。”徐灵灵说,自己拿了一小块给围了兜兜的北北吃。

  北北立刻张开小嘴啃,他的牙长的早,四个月的时候就冒出了白白的小牙尖。八个月的时候就长出了上下各两颗小牙,早就可以自己啃东西吃了。他已经积累了很多啃东西的经验,加上现在已经有了八颗牙,啃西瓜不要太容易。

  徐灵灵拿着手绢在他的下巴颏下头接着,免得汁水流的到处都是。西瓜的甜凉刺激着味蕾,几个年轻人的困意消了大半。

  赵攸一边吃还一边说:“嫂子您该昨儿就拿出来,我就不困了。”

  “你那是馋的。”姥姥在旁边插刀。

  小北北急忙咽下嘴里的西瓜:“哒!”

  一家子被他逗得哈哈大笑,这个小话痨!

  北北叫的最清楚的,是爸爸和妈妈。妈妈是每天要叫很多遍的,爸爸是在妈妈拿着照片逗他的时候才肯给面子喊一声的。而且,他把叫爸爸这件事情当成了每日任务,只要妈妈一拿照片,赶紧喊一声爸爸,然后就可以吃饭啦!别的时候再逗他,他就懒得理了。他每天忙着呢,要学那么多东西,才不要在无关紧要的事情上下功夫。

  这是把席牧的照片当成看图识字的卡片了。徐灵灵哭笑不得,再次找姥姥表达了要带他去东北的意愿。

  “北北还没见过他爸爸呢。”理由十分的充足。

  没想到这次居然得到了家里男性长辈的一致支持,姥爷还写了一封厚厚的信让她带着给席牧,还嘱咐千万别掉了,更不能让别人看到信里的内容。

  徐灵灵郑重地答应了,知道信里肯定说了极其重要的事情,重要到寄信都不成的地步。

  对了,席牧说过的,部队上的信件,是会被审查的。尤其是他们寄出去的信件,更是如此。

  也能理解,谁让他们是边境部队呢?

  临走之前,徐灵灵抽个功夫带着北北去了一趟小院,在树底下埋了几坛子酒,又把上次没来得及收拾的一些小物件东西收进空间。见北北精神头还很,就带着他又去中国书店买了一千张宣纸,几十根不同型号的毛笔,还发现了墨锭,高高兴兴地买了几十块,差点儿把人家的货给买空了。这东西用的人少,人家哪里想到她这么大手笔,一下子买了这么多?

  售货员都为她愁得慌,这么多东西,她怎么拿啊?

  徐灵灵笑眯眯地回答:“没事儿,家里人来接我。您帮我把东西放在这边胡同里就成了,别碍着别人走道。”

  她抱着个孩子,又是个大客户,售货员也乐的帮忙,帮她把东西都搬到了旁边的小胡同里。

  这是条死胡同,趁着没人的时候把东西一收,抱着孩子进去,直接控制着空间走人。

  小北北可高兴了,天空中的景象在不断变化,仰着头指着天空喊妈妈。

  徐灵灵把他往地上的毯子上一放,控制着空间前行。吸取自己在保鲜区里呆的时间太久影响长个的教训,她很少让北北进入保鲜区。好在空间足够大,铺上毯子随便他爬好了。

  北北其实已经会走路了,可他更喜欢爬,爬的比走的快很多,很不怕摔跤。看天空的直播街景看够了,自己在毯子上爬来爬去,找他四散的玩具。

  徐灵灵大手笔,铺了不止一块毯子,足有一个篮球场那么大的面积,北北每回把四散的玩具找齐就要花好大的力气,对于毯子外面的探险,只能依靠妈妈的帮忙。

  有了空间帮忙,徐灵灵带着北北回东北的路上,基本上没受罪。当然,这和家里人怕她一个人带着孩子不方便,把东西精简了又精简有关。

  就一个小包,其余的姥姥说了,给她寄过去。

  还让人把她送到火车上,真的不累。

  只有在哈尔滨倒车的时候,需要抱着精神旺盛的北北,他头一次见到那么多人,兴奋坏了,到处指着喊妈妈。徐灵灵一路上只好不断地跟他说话,说的嘴都干了。

  所以,在县城下火车见到席牧的时候,她真的是松了一口气,可算是有人能接手了。

  谁知道北北对于这个一眼看到就把他和妈妈一起抱在怀里的大男人很是不满,使着劲要把他推开,嘴里还不断地抗议着,这是他的妈妈,谁都不许摸。

  起开,听到没有?你亲谁呢?那是我妈妈,不许亲!说的就是你,你装什么傻啊?哎呦,不许亲我!扎死了!

  北北呜哇大叫着,使出浑身的力气跟这个抢他妈妈的同性做殊死搏斗。

  席牧哈哈大笑着,把儿子抱在怀里举得高高的。

  北北一点儿都不害怕,不但不怕,他还大喊大叫着挣扎呢。

  拼命地往妈妈的方向挣,不让这个陌生人抱。

  “给我吧,别吓着他。”徐灵灵把北北抱过来,一双小胳膊紧紧地缠住了她的脖子,连脑袋都藏到她怀里去了。

  “北北不怕啊,这是爸爸啊,妈妈不是每天都给你看爸爸的照片吗?来,喊爸爸。”

  才不喊,今天他已经对着照片完成每天一叫的任务了。

  “这臭小子!”除了抱怨一句,席牧也没有别的办法了。儿子赖着他妈呢,他只好把行李拎在手上,带着妻儿往站台外头走。

  特别得意地冲着徐灵灵比划一下:“瞧见没,媳妇儿?”

  路边停着一辆军用吉普,比起四下漏风的卡车来,的确高级了不少。

  “你把团长的吉普车给开出来了?”徐灵灵问。

  “我——的!”席牧拉长了声音:“忘了你家男人升官儿啦?”

  徐灵灵愣了一下:“不是副营长吗?副营长就配专车了?”

  席牧的笑容冷了冷:“不是专车,是营里的。”

  徐灵灵安慰他:“那也不错啦,以前咱们只能搭卡车呢。”

  也是,席牧又高兴了,乐呵呵地开车。来的时候一个人,回去的时候一家三口,好幸福。

  虽然信件不断,可两个人也有两年未见,不知道有多少话要说。一直说到了驻地,席牧才想起来自家搬家的事情还没跟媳妇儿说呢。

  好在新家也没多远,就在后面一排。孙副营长年龄到了转业回了老家,席牧虽然是三个连长中资历最浅年龄最小的,可也是军功最多最有含金量的,加上一些不可明说的原因,这个副营长的职位就这么毫无悬念地落到了他的头上。

  北北坐车坐困了,早就趴在妈妈的怀里睡着了。徐灵灵把他放到空间里睡觉,快到地方了才把他抱出来。北北睡得香,就这么折腾,还是照睡不误。

  席牧见北北被放进去又抱出来,特别羡慕嫉妒恨:“怎么这小子就能自己呆在那里头啊?”他这个当爸爸的都不成。

  “我也不知道,北北特别容易就被空间承认了,根本就没花我的功德点。”徐灵灵说:“回了家我试着给你提升一下授权吧,也不知道可不可以了。”

  “你那个分儿挣够了?”为了掩人耳目,他们俩一直用分数来指代功德点的。

  “足够了,我还扩大了一下空间呢。等晚上让你看一看,保证让你大吃一惊。”徐灵灵特别得意地说。这两年她也没闲着,在养儿子的同时,挣钱又挣功德点。

  席牧对于徐灵灵能够挣到钱特别不能理解:“你跟我仔细说说,你是怎么挣钱的?没投机倒把吧?”

  徐灵灵乜视:“怎么可能?我是那种违法犯罪的人吗?本人是正当合法收入。”

  把自己给几个大饭店的冬季供货说了。有原来的合作在,重新再搭上线是件很容易的事情。这两年北京冬季蔬菜的供应比前些年是好了些,但徐灵灵的蔬菜水果品质远超那些大棚菜,几个老客户对于她的回归,举双手欢迎,知道她走了,还特别遗憾来着。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暗月中文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军嫂当低调,军嫂当低调最新章节,军嫂当低调 闪舞小说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