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嫂当低调 30.侦查 2

小说:军嫂当低调 作者:唯儿时多梦故 更新时间:2019-03-15 06:28:04 源网站:笔趣阁2
  对于徐灵灵为送酒找的各种理由,王爷爷觉得这太正常了,他喝徐灵灵的酒都好几年了,早就习惯了,没毛病。

  席牧却觉得太不正常,她自己酿的酒?她今年多大?还比茅台都好?即便有夸大的成分,可也说明了这酒的品质。再一看这酒坛子,每个也就是盛五斤左右的样子,这种规格的酒坛子可不常见。再说,除了酿酒厂,谁还用坛子装酒啊?

  “徐灵灵还有这本事哪?厉害啊。”席牧故意表示惊叹。

  徐灵灵不得不接话:“上高中的时候收拾我们学校的图书馆,在一本书里学到的。没想到试一试就成功了,家里人喝着好,就一直这么酿造下去了。”得亏脑瓜好使,这话说的,可信度至少给九十分。

  “酿酒是不是要用粮食啊?不是有一种酒叫五粮液吗?五种粮食酿造的呗。没错吧?”席牧继续这个话题。

  这个难不倒徐灵灵:“没错,白酒要用粮食。”

  “要用不少麦子吧?”席牧接着问,脑子里迅速回忆前几年农民每年能分多少粮食。

  “不一定非用麦子啊,可以酿酒的粮食很多的,像高粱、玉米、地瓜、土豆都能酿酒的。”徐灵灵有问有答,她用过很多种粮食酿酒。

  “好酿吗?我也试试去。”席牧还问。

  “还行吧。”徐灵灵就开始巴拉巴拉地给他说酿酒工艺,从粮食的挑选到酒坛的存放,连什么菊花酒、桃花酒、梨花酒那些风雅酒类的加工都说了。一直到目的地,还没说完。

  席牧和司机光剩下感叹的份儿了,席牧觉得这个话题选的不好,一看就知道,这小丫头是真会酿酒,还是个老师傅。

  等会儿,她才多大,怎么会有这么丰富的经验?

  哈哈哈,言多必失,露出破绽来了吧?

  好在这个问题不用他问,司机直接就问了:“灵灵啊,你怎么知道那么多呢?”

  徐灵灵大言不惭:“这有什么难的啊,工艺都差不多,就是放的东西不同而已。我还试过用荷花呢。可惜我们老家那边的花种类不多,要不然我还可以多试几种。”

  “那个荷花酒好喝不?”席牧服了。

  “还凑合吧,白糖不好买,就没放。结果我爹说感觉不出什么特殊来。”徐灵灵皱着眉头说:“我觉得吧,这个荷花啊梨花啊什么的拿来酿酒,完全是那些文人闲的没事儿干整出来的玩意儿,要的就是个名儿。”

  已经到了目的地,司机一边下车一边哈哈笑:“那你还试?”

  徐灵灵也跳下车:“我不是觉得好玩儿嘛,后来就不弄了。不过,我今年打算酿些葡萄酒,这个比较快,中秋节的时候就可以喝了。”

  席牧帮着往外搬酒坛子:“好啊,到时候送我一**啊,我也尝尝。”

  徐灵灵贼大方的毛病又犯了,毫不犹豫地回答:“没问题啊。”

  司机也挺大方:“席牧你等会儿啊,我开车送送你。”

  席牧微笑着摇头:“不用,我姥爷也住在这个大院儿,我先看看他去。”

  距离再一次被拉进,司机急忙问:“哪家啊?”

  席牧指给他看,是真没撒谎,那真是他姥爷家的房子。

  司机哈哈大笑:“真是,这可真是,没想到您就是齐首长的外孙子啊。我跟您说,齐首长跟我们首长可是老战友了。”

  席牧笑得特别开心,这下子好了,姥爷那里肯定有消息。

  他赶的时间挺巧,姥爷正好在家。一见他进门,大嗓门就喊上了:“哟,这是哪位啊?你来干嘛啊?走错门了吧?”

  得,这是嫌他来的少了。

  席牧急忙也跟着喊:“呀,这么精神矍铄容光焕发的老爷子是谁家的啊?咦,是我家的啊!”

  姥姥端着一盘子西瓜从厨房出来:“你们爷俩都给我消停点儿,不见面就唠叨,见了面就损,这都是什么毛病啊?小牧啊,快去洗手,这西瓜可甜了。”

  席牧拉长了声音往厨房走:“还是我姥姥疼我。姥姥您不知道,我这日子过得可惨了,这还是我今年头一回吃西瓜呢。”

  姥姥心疼坏了:“那你多吃点儿,你说说人家当兵你也当兵,怎么就你天天不着家呢?”

  姥爷眼睛一瞪:“哪个当兵的天天往家跑?那还是当兵的吗?”

  姥姥眼睛瞪得一点儿也不比老伴小:“前面楼家的二小子,就天天往家跑!”

  席牧一边啃西瓜一边说:“姥姥,他那是特殊兵种。您放心啊,到了寒假,我也能老往家跑了。”

  姥姥瞬间高兴了:“真的?你转业啦?”

  姥爷脸一沉:“乱弹琴!什么转业?小牧是考上军校了。对了,你别以为上了军校就能有假期,没假!”

  姥姥才不管其中分别,只要能让她常常看到外孙子就成,谁让他们家没儿子,只有仨闺女呢。

  “军校好,军校好,比你天天钻山窝子好多了。”姥姥心满意足了:“小牧啊,你留下来吃饭不?姥姥给你蒸包子啊,猪肉韭菜的,你最喜欢的馅儿。”

  席牧觉得心里一酸,急忙说:“必须啊,姥姥,您蒸多点儿,我还得带走几个,晚上吃。”

  姥姥满脸笑容地去厨房和面了。

  爷孙俩这才能够凑在一起聊聊工作上的事情。

  席牧直奔主题:“姥爷,我今天搭王爷爷家车来的,怎么他家跟农大的一个女学生有关系啊?没听说他们家有这么一门亲戚啊!”

  姥爷还真知道,书房里还藏着一罐头**子药酒呢,从老战友那里硬抢来的,对老寒腿有奇效。

  “那个女娃娃啊,是红星插队时认识的,跟红星玩儿的挺好。人还特别能干,会酿酒,会画画,还写了一笔好大字。嗯,还会唱样板戏。对了,人还特好,你王爷爷这几年没少吃人家的喝人家的。好不容易人家到北京来上大学了,你王爷爷这是还人情债呢。”

  跟王红星认识?好几年的交情了?

  “红星是哪一年下乡的来着?”席牧回忆:“好像挺早就去了吧?”

  姥爷也记不住具体年份了:“六八还是六九来着?是挺早的。”

  “一去就认识了?那时候那女娃娃不大吧?”

  “好像是,我记得你王爷爷跟我们显摆来着,说是大孙子给捎回来的酒。哦,对了,他家挂着他的肖像画呢,就是那女娃娃给画的,我想想,好像是七一年画的。没错,是七一年,上头有落款儿。”

  姥爷对那副肖像画印象深刻,主要是王爷爷特别会显摆,直接给挂客厅沙发对面了,谁来都能看得见。

  不过,姜是老的辣,姥爷敏锐地发现了这个话题的不妥之处:“你对人家女娃娃怎么这么感兴趣?看上人家了?”

  怎么都这么看他啊,难道他脸上写着很缺女朋友几个字?

  席牧打哈哈:“没有,就是瞎聊。姥爷,您说我军校毕业了,还要回原部队不?”

  姥爷让他带偏了:“按说是该回原部队,可你们部队到时候还不知道会去哪儿呢,人家农大据说告了你们好几状了,说是占着人家的房子不还。我看啊,你们部队也待不了几天了。”

  这个跟他这样的基层军官没关系,再说,他也马上要离开了,要等毕业,至少得四年后。嗯,不对,最后一年他要实习。

  呃,这个以后再说,他应该考虑的是另外一件事。

  啃完了西瓜,席牧说是要去洗个澡。姥爷级别高,整栋三层高的小楼都是他们家的,家里人少,二楼就有他专门的房间。他一边洗澡一边整理思路,觉得疑点更多了。

  如果是王红星一下乡就认识了徐灵灵,那个时候即便按照六九年算,徐灵灵也不过十一岁。一个十一岁的农村孩子,从哪里学的画画、书法和酿酒技术?她说的借口明显不可信。能达到给人画肖像画的水平,还能让王爷爷给光明正大地挂在家里,那绘画水平就已经很高了。她从哪里学到的?农村可没有那么好的资源。还有,姥爷话里传达的意思是前几年她在与王爷爷的关系中一直处于付出方,所以王爷爷才会这么大力地还人情债。一个农村女孩,哪里有这么多东西给一个部队老首长送?农村的日子可比不上他们部队。

  越想疑点越多,席牧甚至产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王红星认识的徐灵灵和他认识的徐灵灵,是一个人吗?存不存在身份变化的可能?

  特务有这本事?完全变成另外一个人,瞒过陌生人容易,瞒过熟悉的人太难了。

  不对,王爷爷和她是在她来到北京之后才见面的,以前一直是书信来往。人造假难,书信造假就容易许多了。

  没错,应该就是这样!王红星认识的徐灵灵一直在农村老家,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村女孩,而他认识的徐灵灵在到北京来的时候,就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就连录取通知书也有可能是伪造的。

  呃,不对,录取通知书的伪造难度太大,应该是她在教育部门的高层有同伙,利用职权帮她拿到了录取通知书。

  也许农大并不是她非要去的学校,她到有部队驻扎的农大读书有可能是个巧合,他们的目的只是需要她到北京来,和王爷爷这个身居高位的老首长建立直接联系。

  席牧觉得自己应该跟王红星通个信,好好打听一下这个徐灵灵,嗯,就继续以谈恋爱当借口好了,这个借口比较好,保证王红星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他还得需要到王爷爷的家里去看看,了解一下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到了哪一步,她刚到北京半年,王爷爷又是个老革命,基本的警觉性和纪律性是有的,也许还没来得及造成损害。

  说干就干,借口也好找,他今天是搭人家车来的,过去表示一下感谢是基本礼貌。

  随手把换下来的衣服洗了,一边洗衣服一边在脑子里推敲行动方案,等觉得没问题了,衣服也洗好了。

  姥姥出门买菜去了,姥爷还在翻报纸,见他换了身衣服下来就问:“这又是去哪儿啊?”

  席牧怂恿姥爷一起去:“姥爷,我这不是搭王爷爷家车来的吗?我可看到了,徐灵灵给王爷爷带了四坛子酒,整整四坛子,至少二十斤。”

  姥爷的胡子翘起来了:“啥?这老东西,上回跟他要一罐头**子他都推三阻四的,我费了老鼻子劲了。哼,你等着,我跟你一起去,非得给搬两坛子回来不可!”

  席牧附和:“没错,我要是早知道,直接就给您截一半了。”

  姥爷却不同意:“你截不合适,得我来。你没那么大面子。”

  席牧从善如流:“对,要是给红星的,那我就可以光明正大地截了。”

  姥爷点头:“这话没错。”

  打劫祖孙二人组就这样一边商量着战术一边往王家走,离得太近,没五分钟就到了。

  还没进门就听见王爷爷的大笑声,齐姥爷撇撇嘴,冲着外孙子嘀咕:“听见了吧?你王爷爷这是高兴狠了。不行,今天怎么也得搬两坛子走。”

  嗯,齐姥爷突然有了个想法,当机立断地给外孙子下了命令:“小牧啊,我看这个女孩子可以追。追到手就成咱家的了,到时候看谁乐。你给我加油,别掉链子。”

  席牧哭笑不得,还得装模作样地表示赞同:“姥爷您放心,我保证完成任务。”就是不知道等我掀开那丫头的老底,您老人家还乐不乐了。嗯,不对,他那是立功,肯定乐。

  祖孙俩一进门,就听到一声惊呼:“丫头,快把酒藏起来,土匪上门了!”

  几乎同时,齐姥爷一声令下:“小牧,迅速占领高地!”

  席牧和徐灵灵无语,尤其是徐灵灵,怎么也没有想到王爷爷在老战友面前是这样一个话风。

  齐姥爷指着茶几上摆的整整齐齐的四坛子酒:“老王头,你不是说就一点儿吗?这是什么?”

  王爷爷理直气壮:“这个和那个不一样,就是平常喝的。那个就一坛子,分吧分吧都分的差不多了,你还多拿了呢!”

  齐姥爷立刻转头冲着徐灵灵:“丫头啊,你给老王头的治风湿的药酒还有没有啊?”

  徐灵灵:“啊?”

  这个,应该说有还是没有啊?

  或者,这个,可以有?

  王爷爷也目光灼灼地看着她:“对啊,丫头,你不是说找到那个风湿酒的配方了吗?有没有再配啊?”

  徐灵灵立刻下了决定,这个必须真没有:“王爷爷,那配方里有虎骨,没地儿弄去啊!”

  想想特意挪到百年保鲜区的那一大匣子虎骨豹骨,老虎豹子在这个时代是濒危物种,有钱也没地方买去,她可不能拿出来,非得让人家当偷猎分子抓起来不可。

  

  

  Ps:书友们,我是唯儿时多梦故,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暗月中文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军嫂当低调,军嫂当低调最新章节,军嫂当低调 笔趣阁2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