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个大湖清晰可见,金色毛笔所点之处,所在的画面顿时放大几倍,显现出护宗大阵内部具体详情,那道光芒正打在幕布结界上。

  距离东门亢最近的一个圆柱,表面彩光琉璃闪动,倾刻间就射出一道异芒,闪电般的轰击在他身上。

  东门亢本就是区区金丹境修为,更没有对自己宗门的圆柱做丝毫提防,也无法抵挡着堪称恐怖的一击。

  砰——!

  在他身上闪烁出一道强光,顿时整个人尽数爆裂开来,血雾碎肉迸射四散,现场惨不忍睹。

  ‘啊啊——!这到底发生了什么?’

  ‘不好啦!护宗大阵竟然攻击自己人了大家小心啊!’

  ‘老祖们呢?前方动静这么大,为什么还不见出来一个,那些金丹境都死哪去了?’

  啾……啾啾……!

  遍布各处的数十根圆柱,转动的速度更加快了,表面光怪陆离色彩斑斓,所有人却都感觉到上面的恐怖杀机。

  顿时漫山遍野乱作一团,然而这并不改变不了他们的命运,圆柱上每次有寒光涌动,就射出各种威力极大的刀光剑影和长矛斧头。

  陆寒略微感应,圆柱每次攻击的威能都相当于中上品法器,经过对司寇胜的搜魂得知,每根圆柱的最强一击,几乎能达到下品法宝级别,而且还能纵横联合,如果有近半根柱子射出的光华连接在一起,就连元婴中期老祖都颇为忌惮。

  所有圆柱的威能凝结汇聚,爆发出的恐怖威能,就连后期巅峰也凶多吉少,堂堂第一大宗门的底蕴,果然有称霸界面的雄厚本钱。

  一团团血雾在天空和地面密集般的炸开,大半修士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看到光芒闪动之后就从世界彻底消失了。

  这绝非是陆寒心狠手辣,就算追随他的人族和妖族,如果本身资质平平,经过指点后还无法看到其大道前景,同样会被彻底抛弃。

  强行用逆天丹药喂出来的修真者,仍旧无法走到巅峰,级别越高肉身和神魂反而越脆弱,根本没必要耗费珍惜资源。

  没过多久,整个宗门内彻底安静下来,堂堂第一大宗就如此快的彻底从界面消失了,但陆寒仍然细细搜索一番,确认没有一个活物,半个时辰后才立在高空之上,仰望护宗大阵发出一声冷笑。

  本以为还需费些时日的宏大计划,已经提前数月实现,这座超远距离的时空传送阵,会轻松的送他返回地球,并且把死心塌地跟随自己的人全部接来。

  然而还有个不小的问题摆在面前,司寇胜绝望之下,的确向外部空间发送出了这个界面的节点位置,不知当前设置的对方节点属于何处,纵使他搜魂完毕也未找到答案,似乎不是其本人所为。

  但他肯定对面绝不会是玄界,顶多到达某一个平等界面,在大道法则的控制下,对方修士同样大都在化神境界之内,区别仅在于面积大小和人数多寡而已。

  发生跨界入侵的可能性,目前来说几率非常渺小,因为这等大事绝非某个势力单独能办到,需要各大宗门联合结盟,其中牵涉的利益太过复杂,没有长时间内部磨合很难达成统一口径,而且在实际进行中更是各种问题层出不穷。

  即便纵然有强敌来袭,此处也会作为对方的坟墓,以他亲自培养出的实力,玄界之下根本没有匹敌的对手。

  几番思索之下,原路返回琅琊谷的念头直接被掐断,因为此刻有三支队伍正在等待着他,妖族大军应该已经困住了梦通山,就等总攻的命令下达。

  西侧还有行进中的大部队正拼命赶来,如今已经多此一举了,应该最先通知他们原路返回,至于东北方的天青殿,则成为他开始考虑的下一个对象。

  这个界面不会再有宗门一说,如有些人执迷不悟,他不介意会将其彻底抹去,整合资源发挥最佳效果,才能把这个界面的实力扩张到最强状态。

  还有个微胖的身影又映入脑海,当初在天苑城结识的那个曲轮,不知回去后混的如何,再相见时必须将此人要过来。

  除此之外最让陆寒奇怪的还有一件事,同样也在天苑城,小胡同内金丹修士个人交换会上,白发郎中答应及时送来名为‘陨星果’的主要灵材,似乎至今未见踪迹,不知此人死活安好。

  踌躇片刻后,陆寒还是向西飞去,到达数里高空上,右手倏然变大,化为银光闪闪你的利刃,狠狠插在虚空里,一条大口子豁然出现,剧烈的法则波动大作,但被另一只手掌轻轻捋平。

  随后他的身影就没入其中,切口又快速消失复原,原地就像无人来过,神念无法窥探的波动仍旧微微晃动了片刻。

  从此处向东北多达五万里之遥,浩浩荡荡的一支队伍正在向这里快速进发,所过之处几乎遮天蔽日,气势恢宏不可一世。

  为首者有三人,气息和威压都属于元婴级别,后方大片的队伍服饰不一,人数却多达二百多个。

  在三个元婴老祖级别身后,足有三十多人的金丹境庞大队伍,队列整齐不容小觑,兴奋和紧张同时挂在脸上,向前扫视的目光里还带着些许茫然。

  “我堂堂天青殿,竟然要臣服在一个后生面前,老夫心有不甘啊,就算他能打下太极真境,鱼死网破也会实力大损的。”

  中间的是个满脸鱼纹的五十岁老头,长须近半变白,身上平静无波,身旁两人却对他颇为恭敬。

  “殿主,你都来了,见他一面试探下实力不就行了,况且可是无人正式招降我等,这就是在模棱两可的状态里。但玄华宗都为其马首是瞻,我等六个老家伙,也不必人家多到哪去,没有天大好处的话,他们绝非傻子。”

  他左侧之人干巴巴的,年龄同样在六七旬左右,只有双眸的光芒深不可测,灰褐色旧袍随风摆动,手捋须髯徐徐安慰。

  “唉!浪兄所说虽然有道理,却你还是有些对着干的意味,如果那几个宗门都被姓陆的捏死,咱们就要在性命和地盘上作出取舍了。我等修的是大道,又没有凭借辖区大小抵挡天劫的先例,主动些还有优势可以争取,越被人步步紧逼就失去的越多。”

  右边此人虽然不过四十岁,却总给人一种老态龙钟的感觉,微红的脸庞没有皱纹,满头白发乱糟糟,衣服就像许久没洗,皱巴巴挂着补丁。

  “妥了!两位老弟都没错,见机行事即可,就看陆寒能否灭掉太极真境,反正我是基本不信的。咱们决不能真上去和第一大宗硬拼,卖力表示几番就行,这也算看在天穹道友的薄面,还有那小子在禁地里对咱们的弟子手下留情。”

  鱼纹脸老者目光不断闪烁,赶紧打个哈哈的停住话题,自从得到这些天的情报,宗门内就想爆炸一般,搞得他无比头疼。

  “妖族啊,禁地似乎都成他的地盘了,或许苍梧神兽已经陨落,才被此子用特殊手段趁机控制住,反正咱们无法和此人硬抗的。”

  “三位前辈,晚辈当年去天苑城参加斗丹大赛,有幸和此人结识两日,关系相处的还算融洽,我愿意斗胆去和他先见一面。”

  白发纷乱的中年人还是补充了一句,身后不远处却传来金丹弟子的说话声,是一个白脸胖子口中发出的,满头黄发卷曲着,两只大耳朵挂着铜环。

  “曲轮你给我住嘴!两天能干什么,说几句话就能形成莫逆之交?那姓陆的此刻趾高气扬,早已不是当初那般狼狈时,少给我天青殿丢脸去。”

  “额……是是!”

  干巴老者顿时瞪了他一眼,脸上露出几分鄙夷,心忖宗门内何时有他说话的位置,直接冷眼扔出个闭门羹,曲轮两侧更是响起哄笑,随即针对他开始讽刺揶揄起来,那张原本白皙的脸立刻变成青紫色。

  此刻的梦通山上空,灵傀儡仍旧保持着那个姿势不动,下方周围暴吼声不断,一只只妖修上下窜跳,盯着大阵内的人族满脸凶相。

  被虽然有护宗大阵保护,但是这些修士感觉脖颈僵硬,浑身血脉有些不畅,两三天来就这么仰头盯着那个机甲人,直勾勾的不敢分心片刻颇为难熬。

  ‘我说,这些畜生在干啥?’

  ‘你出去问问它们不就行了,老子哪知道啊,这脖子有些酸疼啊,几天没干闭眼睛打盹,可恨可恼!’

  ‘他们似乎说了不算,估计在等援兵,就这些大妖已经够灭咱们两次次了,再来点妖物岂非更没逃跑的机会、’

  ‘妈的!你竟敢鄙视自己人,当我梦通山修士的修为是吃素的,若非大敌当前,必须上报几位老祖修理你。’

  没好气的声音此起彼伏,焦躁不安心绪波动极大,好多弟子的神魂中已经蒙上一层阴影,紧张的无以复加,低阶修士开始出现憔悴表情。

  与这里的诡异相比,玄华宗的力量已经到达太极真境西方五万里,下方绿色丘陵遍布,树木成片草色茵茵,第一大宗门的辖区内全部灵气充盈。

  晦暝和冉晗对视一眼,立刻停住遁光,为了照拂筑基期后生,急需让他们休息一个时辰,否则即便提前到达也会失去战力,会遭到对手以静制动伏击而溃败。

  就在所有人都纷纷落下,散布在四五里范围内的时刻,晦暝忽然抬头仰望,冉晗也如临大敌的复又站起,几个金丹修士随后就祭出法器,似乎感应到了什么。

  “你们好快的速度,竟然比我预料的早了大半天时间,路途遥远辛苦诸位了!”

  一个他们熟悉无比的声音,从高空缓缓传来,似乎字九天而来,深沉的让人神魂颤抖,所有人顿时大惊并骚动起来。

  “陆道友?你在哪里?解除戒备!”

  冉晗顿时一喜,目光和神念扫过数十里,仍旧未发现任何异动,方才只是元婴老祖应有的直觉,此刻豁然放松并挥手安抚大片宗门弟子。

  “嘿嘿!陆道友一别俩多月,如今可是吓人的很,快点出现让我开开眼界。”

  晦暝还是那样直白,但心中却惊讶不已,显然对方修为大涨了,否则绝不会连半丝端倪都难以窥探到。

  “陆寒,你小子搞什么鬼名堂,我常飞没活干了,急需阁下这样的大客户下几个单子,急需打造几件极品法器过瘾。”

  在云岚身旁,常飞率先急吼吼的喊起来,玄华宗的金丹修士,立刻面露兴奋翘首以盼,几个女修也眸光闪动,季元珊也期盼见到某个女修。

  “哼!那就把这件给我捣鼓一番吧,看你近些日子有何进步,认出来就算我输。”

  仍旧是只闻其声不见其人,半晌后才发现二十里外的苍穹之上,刺啦啦出现一道银月色光华,随后虚空裂开了缝隙,从里面率先激射出一道幽光,眨眼便到了众人上空。接着就滴溜溜变大数十倍,向下一落砸在不远处的山丘上,足有五丈高的青铜色大鼎,锈迹斑斑重若千钧。

  ‘哇!陆前辈回来啦,哈哈哈!’

  ‘那是啥东西,这么远就能扔过来,陆前辈果然好厉害啊!’

  ‘快看!陆前辈竟然是撕开虚空出来的,这是啥神通?’

  ‘难道就他一人吗?这件大鼎太普通了吧,似乎就是重了点,看不出有何特殊之处。’

  相比筑基弟子叽叽喳喳的口水横飞,两大元婴老祖,以及所有金丹境修士,都满脸狂骇的盯着那道裂缝,一个青年正徐徐迈出,四平八稳的跨步而下,却比任何飞遁都快,每步跨出竟然有三里之遥,呼吸间就到了近前。

  “咦?苍星道友竟然不在?陆某变丑了吗?你们为何如此看我?”

  晦暝感觉浑身都开始抽搐,冉晗似乎傻了,大脑正在急速转圈,直勾勾看着再次开口的陆寒,随后猛然清醒过来。云岚和常飞,都不知自己已经流出口水,还在盯着陆寒出来时的虚空,那处早已恢复原貌。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暗月中文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最新章节,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 新笔趣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