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正道身在成州纪委,虽然与市政法委书记马立良说起来并没有太多交际,却和马书记身边的一些亲戚家属颇有恩怨。

  首先第一位就是原安宁乡的副乡长马立坤,这位恶霸乡长,正是马立良的本家兄弟。安宁乡的马家村,正是马书记的老家。

  再一位就是市银行副行长马洪涛,正是马立良书记的儿子。

  说起来,马书记的这兄弟和儿子,全都是被凌正道整进去的。不过马书记为此倒是一直没说过什么,更没有找到凌正道什么麻烦。

  事实上,马立良书记在成州市官场人缘也是很好,作风也没有什么问题。如果说有什么黑点,那就是他在任中平县政法委副书记时,抢走了一名下属的妻子。

  这个下属自然就是钱磊,而钱磊的妻子就是眼前这位风韵犹存的书记夫人吴月双。

  吴月双在多年前也是有中平白牡丹之称的,在中平县也是少有的美女。当年还是小民警的钱磊,能娶这么一个老婆,也算是有福分的。

  不过漂亮的女人不好养,钱磊最终还是和吴月双离婚了。后来吴月双嫁给了主管公安部门的马立良,当时在坊间也是流传了诸多风言风语。

  马立良娶了吴月双,也是让他的仕途出现一些坎坷,不然马书记恐怕就不仅是成州市政法委书记了,估计已经去了省里。

  这些事凌正道并不是了解,事实上许多领导的家属情况,以及一些八卦新闻,他都不怎么了解。主要还是没有时间了解,在成州他是纪委监察局副局,又身兼新北区代理区长,整个不是忙这个就忙那个,那有心思去打听一些闲事。

  “我见过你一次,就是在吴明泽书记的追悼会上,不过你可能没有注意我。”吴月双微笑着解释,自己是如何认识凌正道的。

  “真的很抱歉,我刚到成州不久,对很多事情都不熟悉。”凌正道也笑了一下。

  “话可不能这么说,可是凌局长如今在成州可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我们家老马也是时常提起你的。”

  马立良提起自己,这样凌正道觉得并不是什么好事,毕竟自己做的一些事,仅从私人感情上,恐怕就会让马书记惦记自己的。

  似乎是看出凌正道的心思,吴月双又摇头说:“凌局长不用担心,老马虽然毛病挺多却很正派的。”

  “对,我也一直很仰慕马书记的。”凌正道见状,也忙说了一句客套话。

  “妈,你先别说了,还是让学长快点上车吧,他要急着回成州呢。”钱小宝见母亲与凌正道说个没完,不由催促了一句。

  “也好,不要耽误了凌局长工作。”吴月双说着,便又对凌正道说:“凌局长,你坐副驾驶可以吗?”

  “当然可以了,还真是感谢您的及时赶到,不然在这地方。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等到车。”

  三人上了车,司机调转车头便向成州方向驶去了。

  “小宝你还真是大胆,幸好你没伤到凌局长,不然你可就是大罪人了。”吴月双在车上了解情况后,也是随之责怪女儿几句。

  “没关系的,那车也是不好开,毕竟小宝才刚拿了驾照。”凌正道摇头说了一句。

  说真的那辆奥迪被凌正道开的也是毛病多多,什么离合油门都不太好使,再加上又是手动档驾驭五米长的大车,不是老司机还真就玩不好。

  钱小宝本来还挺乖的,一听凌正道这么说,便俏皮地吐了吐舌头,对吴月双撒娇,“好啦,学长都原谅我了,你还说人家。”

  凌正道很喜欢钱小宝这率真的性格,一个父母离异多年的女生,却还能与父母都保持良好的关系,这离不开性格上的乐观。

  “对了吴姐,你这看起来是做大生意的吧。”凌正道有些奇怪吴月双的身份,这位看起来于一般的领导夫人很是不同。

  “什么大生意,只是在临山做一些贸易而已。本来我也不想去外地,你也知道有规定的,干部家属不能在其管辖范围内经商。我还指望老马能帮我,结果他还怕我拖他后腿。”

  “这也是没办法的,毕竟规定就是这样,看的出吴姐这生意做的很不错。”

  “一般般吧,我现在就等老马退休,然后回成州来,总是在外面也不是那么回事。”

  钱磊并没有太多地对凌正道提及前妻吴月双的事,只是说感情不和离婚十年了而已。这会儿看吴月双,口中时不时就是老马怎样,似乎对现任丈夫很满意,对钱磊也是几乎只字不提。

  马立良差不多还有一两年就要退休了,显然比吴月双大了十多岁,这老夫少妻这般恩爱的,说起来并不是太多的。

  一路上几人说的都是闲话,并没有谈论到凌正道的工作,看的出吴月双还是很明白官场上情况的,知道有些事情不便去打听的。

  来到成州市委门口时已经八点多了,这会儿叶霜恐怕早就下班了,不过凌正道还是在市委门口,下车与吴月双母女道别。

  到了市委办公楼后,果然叶书记已经下班走人了。没有办法,凌正道也只能再次打扰领导的私生活了。

  “什么事?”接通电话后,叶霜依旧是以往不冷不热的态度。

  “叶书记你好,我有个事情要向你汇报……”

  “有事明天说!”叶霜很是不耐烦地打断了凌正道的话。

  “不是,这事挺急的,是关于中平县南柳乡的问题。”

  “那你就说吧。”

  叶霜的语气听起来似乎并不太好,不过凌正道也顾不上这么多了,“叶书记,这事儿在电话里说不清楚,咱们还是见面谈吧。”

  “凌正道你烦不烦,有事为什么在上班时不来找我?有话就在电话里说,我现在已经休息了!”

  “可是这事电话里说不明白……”

  “说不明白就不要说了!”

  “喂!叶书记……”凌正道见手机挂断了,心里也很是郁闷,这女领导的脾气就是不好把握,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会闹个情绪。

  暗暗叹了口气,凌正道很作死地再次拨打了叶霜的电话,可是刚打过去随即就被挂断了。不过凌正道发挥了锲而不舍的精神,不接我就一直打。

  因为身份的缘故,叶霜的电话是不可能随便关机的,也不可能把凌正道拉进黑名单,毕竟她可是成州市一把手理由,即便是任性也是要分寸的。

  估计是被凌正道骚扰的不厌其烦了,叶霜终于再次接了电话,“你给我过来,我就在市委宿舍楼!”

  这是谁惹了叶霜了?凌正道的心突突了一下,虽然隔着手机,他都能感受从这位领导身上冒出的寒气。

  迟疑了片刻,凌正道心一横便准备去会会这位领导,再不济叶霜也不可能像沈慕然那样,给自己上演全武行吧。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暗月中文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宦海沉浮:我的绝色女上司,宦海沉浮:我的绝色女上司最新章节,宦海沉浮:我的绝色女上司 爱上中文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