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正道,我希望你这一次不要再犯原则性错误了。”说完凌珊的一些情况,沈慕然不忘警告凌正道。

  犯不犯错误,这不是凌正道考虑的事情,他心里只是在想,凌珊怎么可能做出那么多罪大恶极的事情。

  特别是五年前凌家村的灭门惨案,更是让凌正道无法相信,这件事会和曾经那个胆小爱哭的小妹妹有什么关联。

  五年前,凌珊才刚刚20出头,还是一个涉世未深的小姑娘,即便是她不喜欢凌家村,也绝对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

  凌正道不相信沈慕然的推断,应该是有两个原因的,其一是他对凌珊的了解,觉得她不可能会这样做。

  其二就是那些事情真的是罪大恶极,最少牵扯到了数起命案,十几条人命。如果这些事都和凌珊有关,那她便真的是没有回头路了。

  凌正道这会儿有些后悔让沈慕然帮忙了,起初他只是想了解戚雅,却没有想到沈慕然竟然找出凌珊这么多问题。

  离开市局,凌正道有一种少有的坐立不安。犹豫了一番后,他再次开车前往贵宾酒店,他要找凌珊问个清楚。

  显然他这样做,在沈慕然看来就是违反原则的做法,可是现在他不想去想这些,只想认真地问凌珊一次。

  贵宾酒店的星级套房中,凌珊正舒适地躺在宽大的浴池中,她的肌肤几乎完美无暇,白嫩的就如刚剥了壳的鸡蛋,柔嫩而富有弹性。

  唯一的瑕疵,就是手臂上那条伤疤。其实那伤疤对常人来说并不明显,主要是她的肌肤太细嫩了,所以显得特别醒目。

  水雾下,凌珊的眼睛也是朦朦胧胧的,她有些痴地看着那道伤疤,回想着曾经的往事。

  “正道哥……”

  似是呓语般地低吟着,凌珊的手摸在自己的身体上,她缓缓地闭上眼睛,幻想着来自凌正道的爱抚。

  凌珊是个情欲旺盛的女人,她对男人有一种特别的眷恋,似乎无时无刻都离不开男人带给她的欢愉。

  原本放松的身体已经僵直起来,凌珊的呼吸开始急促起来,她紧闭着双目,张开嘴巴叫出了声音。

  就在她完全沉寂在情欲的世界中时,却突然警觉地睁开眼睛,就在她的身边站着一位面色凝重的男子。

  这男子中等身材,即便是穿着衣服,也能让人感受到他的身体充满了力量。

  他长的很帅气,颇有一副硬派小生的模样,只是脸上足有五六公分长的刀疤,让他本来就不苟言笑的脸,显得有几分可怕。

  如果沈慕然在场的话,肯定一眼就会认出,这个男子就是她一直要找的相亮,一个与有多起命案有关的嫌疑人。

  “你怎么来成州了?”凌珊看到这个男子,猛然坐起了身子,毫无顾虑地将自己的饱满的身材,展示在相亮的面前。

  相亮没有说话,而是有些粗鲁地将凌珊的身体从浴池中抱了出来,他的呼吸有些急促,“我想你了。”

  “警察已经盯上你了,不是说让你暂时离开成州……”凌珊的话说到一半,便被热吻给堵了回去。

  ……

  “怎么不接电话?”来到贵宾酒店楼下,凌正道一连给凌珊打了数个电话,都没有人接听。

  迟疑了片刻,凌正道推开了车门,准备亲自去凌珊的房间看看。

  对于贵宾酒店,凌正道并不是太熟悉,着实找了好一会儿,又询问了酒店的工作人员,他才找到凌珊的房间。

  敲了许久房门,都不见有人回应,就在凌正道转身欲走的时候,房门却被打开了。

  只裹着一条浴巾的凌珊,满脸红晕地站在门口处,她的双肩玉颈不知是不是因为刚刚洗过澡的缘故,呈现出娇媚的玫瑰色。

  凌珊有一张漂亮可爱的娃娃脸,这种可爱的相貌对于男人来说,绝对是一件杀器。更何况,此时这张童颜上充满了类如风尘的妩媚。

  “正道哥,你怎么过来了。”凌珊的气息有些不稳,那有些娇喘的声音,更是能强烈地刺激男性的荷尔蒙。

  凌正道有些奇怪地看了凌珊一眼,总觉得她有些奇怪,至于别的他并没有多想。

  “珊珊,我过来问你一点事。”凌正道直接道出了自己的来意。

  “那你进来吧。”凌珊点了点头,目光在凌正道脸上停留了许久。

  暖气充足的套房,与外面的寒风刺骨犹如两个世界,这让凌正道稍稍有些不太适应。

  “要不要喝点什么?”

  凌珊此刻已经恢复了常态,她坐在了凌正道的对面,正好挡住了他的视线。

  “不用了,我这次来是想问你一件事,你和王朝军是什么关系?”

  这虽然不是什么秘密,可是凌正道突然的询问,却还是让凌珊的脸上露出几分诧异,过了好一会儿,她才说:“他是我的恩人。”

  凌正道对王朝军了解的并不多,如果不是因为吴明泽遇害,以及林薇薇提到的那五十亿,他也不想去了解这位东岭首富。

  “爷爷去世后,我不是被妈妈带走的,而是被他收养的,他当时正在负责凌家村水库项目。”

  王朝军对于成州地区,乃至整个东岭省是有很大贡献的,成州开发区、青县凌家村水库等等,都属于他的杰作。

  另外王朝军还是一位闻名的慈善家,资助过许多贫困家庭的孩子。就拿这次的成州洪涝灾害来说,王朝军更是以个人名义捐款三亿。

  只从这些角度来看,王朝军就是一个有良知、有善心的著名企业家。可是在良知与善心的背后,更多的还是那些见不得光的东西。

  “他资助我读书,后来我就给他打工,再后来就承包了他在长兴的酒店。可以说如果没有他,就没有我的今天。”

  凌正道从凌珊的话语中听了出来,自己的这个妹妹,对于王朝军带着深深的感激与信任,同时他也了解另一个王朝军。

  “长兴市锦绣集团是王朝军的产业吧?”凌正道又问。

  “是的,应该是兴隆集团旗下的公司,成州很多项目,都是由锦绣集团负责的。”

  锦绣集团对于王朝军来说,算是一个避嫌的房地产开发公司,也算是王朝军低调行事一种手段。

  这种情况在许多大集团大公司都有,说起来也没有什么的。如果不是沈慕然说了锦绣集团可能存在的一些问题,凌正道也不会关心这些。

  “据我所知,你就是锦绣集团的负责人吧?”凌正道直接问出这番话。

  “正道哥,你也太看的起我了。我一个姑娘怎么可能有那么大本事?”

  凌珊摇头笑了起来,“其实现在我和王总,只能算合作关系,对锦绣集团更是完全不了解,如果我真有那本事就好喽。”

  凌正道相信凌珊所说,毕竟在他眼里,她永远都是那个爱哭胆小的小妹妹,永远都是需要保护的。

  客厅的一处屏风后,缓缓地探出一个黑洞洞的枪口,那枪口不偏不倚,正好瞄准了凌正道。

  凌正道还在想着凌珊的话,完全没有半分危险的觉悟。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暗月中文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宦海沉浮:我的绝色女上司,宦海沉浮:我的绝色女上司最新章节,宦海沉浮:我的绝色女上司 爱上中文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