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意思,老子这正想玩呢,你就跑来坏好事?”凌正道不满地瞪着栗山,心里却是急得要命了。

  栗山的小眼睛落在那张圆床上,看着被捆绑在床上的女人,脸上随之露出坏笑,“没想到大龙哥还好这口?”

  “去你吗!你管的着吗?”凌正道嚣张地又骂了一句,栗山那完全无视自己抗议的模样,让他意识到了,这小子就是有备而来的。

  “对不住了大龙哥,这是胡子哥的吩咐,再说你好兄弟从西山省来了,你怎么也要先见一下再玩吧?”

  凌正道见栗山身后还跟着几个汉子,就知道这不是自己想不去就不去的事儿了,便又不耐烦地问了一句:“什么好兄弟,是谁?”

  “就是西山省的三郎哥,刘三郎,这个大龙哥肯定熟吧。”

  “三郎……他跑这来干嘛了?”凌正道惊讶地问了一句,心里却在暗骂,这刘三郎是他娘的什么鸟?

  “对,就是三郎哥,这个大龙哥肯定要过去的吧。”

  “过去,孙子早不来晚不来,偏捡这时候来,抽他丫的去!”凌正道骂着,便向房门口走去,“对了,我女人呢?”

  “嫂子,还在前面玩呢,这会儿应该赢了不少了。”

  沈慕然搞什么鬼,这是要不管我死活了吗?凌正道心里又是一阵叫苦。

  再次来到孙胡子的那处办公室,凌正道进门后,便发现房间中多了几个人。

  其中一个平头,中等身材模样的男子,正翘着二郎腿与孙胡子谈笑着什么,见有人进门,那人的目光也随之落在了凌正道的身上。

  略黑的面膛,浓眉冷目,虽然挂着笑容脸上的肉却紧紧绷着,给人一种阴沉的压迫感。

  完全不认识!凌正道再次暗暗叫苦,面对这么一张陌生面孔,他还真是有些无措,沈慕然到底打的什么注意,不会真的一点儿应对都没有吧。

  “大龙哥?”那男子缓缓地吐出了这三个字,眼睛却依旧紧紧地盯在凌正道身上。

  “哦,三郎哥……怎么跑这破地方来了?”凌正道的脸上也露出笑容,眼前这人应该就是那个刘三郎吧?

  “你问我?”平头男子听了凌正道的话,脸上得笑意随之又浓了几分。

  不对吗?凌正道看这情况,心情不由地紧张起来,再看旁边的孙胡子,竟也是满脸笑容地看着自己,心里就更加没底了。

  “大龙哥怎么这么客气了,坐吧。”孙胡子笑着说了一句。

  凌正道被笑的心里有些没底,不过这时候了,他也只能硬着头皮坐了下来,他隐约感觉到这事要露馅了。

  “我听说大龙哥和胡子哥结了梁子,这能不能给我个面子,这事就过去了怎么样?”

  平头男子一副和事佬的模样,还不等凌正道再说话,那男子却又说:“不过,大龙哥你真认识我吗?”

  果然,该来的还是来的。凌正道努力保持着淡定的笑容,“开玩笑……三郎哥还是那么爱开玩笑……”

  “开尼玛的玩笑!吴大龙,你特么别装不认识老子的!”

  凌正道的话还没有说完,旁边的一个瘦子就猛然站起身子,“吴大龙,上次在白岭子打我的事,老子可是还记得呢!”

  什么,这还遇到仇家了?凌正道这会儿就想骂孙胡子,这什么意思,不是说好了是朋友吗?

  孙胡子见凌正道看自己,却并没有解释什么,只是缓声问了一句:“大龙哥,你到底认识不认识三郎哥?”

  这是在诈我呢?凌正道此刻就觉得脑子有些不太好使了,不过很快他还是硬气地来了一句:“你特么管我认识不认识!”

  “我看这位大龙哥,真的不认识三郎,一进门竟然能把我认成三郎,而且还这么客气。”平头男子脸上的笑容变得诡异起来,“就上个星期,大龙哥带人在白岭子打伤了我兄弟三郎,这么快就忘了吗?”

  凌正道真傻眼了,他看了看那平头男子,又看了看旁边的瘦子,心里大约也明白了,原来那瘦子才是那什么三郎。

  戏演砸了!凌正道确信此时已经没有任何弥补的机会,难得的是,他的脸上竟然还挂着微笑。

  马上离开这个地方!凌正道此刻心里只有这么一个想法,可是不等他起身,脑门上就被什么东西给顶住了。

  扭头一看,却是站在自己身后的栗山,用一把土制手枪抵在了自己头上,“大龙哥不要乱动,枪可是很容易走火的。”

  “你们特么什么意思……”凌正道话还没有说完,一只手就扯掉了他嘴上的小胡子,让他露出了真面目。

  “尼玛!真当老子是傻子吗?凌正道!”栗山骂着,就用土枪的枪口狠戳了凌正道的脑袋一下。

  我就说这样搞不行,沈慕然非要冒这个险,这搞砸了吧!凌正道心里那是一个苦,自己就不该那么盲目地信任沈慕然。

  “雷哥,还多亏你来及时,不然我还真被这位凌书记给耍了。”孙胡子撇了凌正道一眼,大笑又对那平头男子说了一句。

  “胡子哥,这年头做事都要小心,不然很容易着了警察的道。”平头男子也跟着得意地大笑起来。

  完了!这次算是彻底完了!

  凌正道的心凉了半截,这会儿被人拿枪盯着脑袋,周围还有七八个人,估计换了沈慕然都没办法,更何况是自己。

  “凌书记,你说你好好的在县里当你书记多好,非要跑这里来趟浑水,这不是寿星老上吊,活腻了吗?”孙胡子含笑的眼睛中尽是杀意。

  “孙胡子,你别跟我这么嚣张,你以为你还逃的了吗?我劝你最好是投案自首,不然就你这样的,也算是活到头了!”

  “厉害!都这会儿还特么给我摆官架子,我倒是要看看,咱俩到底是谁活到头了!”

  孙胡子说着就站起身子,对凌正道身后的栗山说:“给我先把凌书记绑了,和那位沈局长关一起!”

  沈局长?难不成沈慕然也被孙胡子的人给控制了,不应该呀,沈慕然那身手,一般人可是近不了身的。

  “胡子哥,这事别弄大了,坏了咱们以后的生意。”一直看着凌正道的平头男子,很是谨慎地说了这么一句。

  “放心吧雷哥,这事我自有分寸,保证让凌书记死的明明白白。”

  孙胡子说到这里,便又打量了凌正道一番,“都是咱们这位凌书记风流成性,在野外车震,不小心二氧化碳中毒,光着屁股和市局女局长死在车上,这算不算个大新闻?”

  “好主意,这是个好主意!”平头雷哥得意地笑了起来。

  凌正道听到这里,再一次发现自己小看了孙胡子的奸诈,竟然还想给自己和沈慕然的死制造一个意外。

  同时,凌正道更加意识到一个问题,那就是孙胡子肯定是从成州那边得到了什么消息,知道自己和沈慕然是单独行动,不然他也不敢如此放肆,恐怕早就逃之夭夭了。

  不过现在想在什么都没用了,最重要的就是该如何脱身,这要真和沈慕然一起那啥死了,这死的未免也太冤了。

  沈慕然,你终日打雁,怎么还能让雁啄了眼睛呢?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暗月中文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宦海沉浮:我的绝色女上司,宦海沉浮:我的绝色女上司最新章节,宦海沉浮:我的绝色女上司 大海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