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三时,东岭省委常委召开了一次紧急常委研究会议。会议讨论的内容,是成州市纪委监察局长凌正道,向省里所汇报的举报材料。

  省委常委能如此重视举报材料内容,不仅仅是内容的严重性,而且其真实性也非常的高,一场新的反腐工作,似乎马上就要开展了。

  不同于东岭省常委会议上的紧张气氛,位于问题中心的成州市依旧非常平静。

  几日来降温天气,受东南暖湿气候影响,气温又来说逐渐回升,下午的成州市更是风和日丽。

  卢新明站在窗前,看着市政府大楼下的成州市,心情也是的惬意。

  前几日的医院风波,对卢新明来说就如那股寒流一般,来的虽然让人有些措不及防,可是最后还不是被从南方吹来风给平息了?

  卢新明想的有些简单了,他似乎忘记现在已经是冬季了,温暖的气候只是暂时的,却不会长久。

  当然市政府办公室暖气十足,即便是凛冽寒冬,也依旧是如春天般的温暖。

  办公桌上的内线电话响了起来,卢新明回身接通了电话,“什么事?”

  “卢市长,吴月双女士到了,不知道你方不方便见她?”

  “哦,让她过来吧。”卢新明挂断了电话,脸上露出几分带着邪意的微笑。

  虽然并不知道吴月双是因为何事而主动上门,但是卢新明对于这个女人的到来还是非常欢迎的。

  特别是想到昨晚,跑来找自己诉委屈的钱小宝,与自己春宵一度的情景,卢新明对于马上就要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吴月双,更是充满了期待。

  没有等太久,穿了一件灰色毛大衣,未施粉黛,把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吴月双,就出现在了卢新明的面前。

  “怎么外面很冷吗?穿的这么厚?”

  卢新明随手反锁了办公室的房门,有些轻佻地打量了吴月双一番,“我记得以前有次下雪天,你来找我时,也是穿的的这么厚,可是里面却什么都没有穿……”

  吴月双的脸红了一下,想到自己以前任由卢新明玩弄的日子,她的心里就充满了悔恨。“我来找你,是求你帮忙的!”

  “求我帮忙,你还这种态度?未免有些不太合适吧。”卢新明说着,就拦腰搂抱住了吴月双,手也随之探进了衣服之中。

  “你放开我!”

  吴月双狠狠地将卢新明推开,她本来不想来见卢新明,可是卢新明却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要求她必须亲自来市长办公室才行。

  “怎么你还真的从良了?在我面前你又装什么正经,难道我不知道,为了赚钱你就像坐台小姐一样,肆意出卖自己吗?

  不对,你远比坐台小姐更下贱,你不仅随便让人玩,而且被玩了之后,还要给人家钱的,就这样你还在我面前装什么!”

  吴月双内心中此刻充满了耻辱感,可是她却无力去反驳,因为卢新明说的没有错,为了钱,自己真的已经下贱的不能再下贱了。

  “你想怎样都行,不过你必须要帮我一个忙。”吴月双闭上了眼睛,她没有办法,只能去继续忍受这种耻辱。

  “是什么事,让你这么轻易地就放下了假正经?”卢新明继续嘲讽地看着吴月双。

  “市公安局和检察院,对我下了限令,不允许我离开成州,我希望你能帮我,让我离开成州还有帮我出国。”

  “医院的事已经稳下来,你要走又何必急于这一时?”

  卢新明的眼睛中闪过疑惑,他有些搞不明白吴月双为什么要急着离开成州,甚至还要出国。

  吴月双愣了一下,她已经看出来了,卢新明并不知道,安宁乡水利大坝倒塌的事情已经败露。

  这并不是一个好的局面,卢新明毫不知情,不仅说明事态严重性,更说明,上面也已经注意到了这位代市长的问题。

  意识到这一点,吴月双心里也更清楚,不能对卢新明说出其中实情,不然的话,卢新明为求自保肯定不会帮自己的。

  “我就是不想留在成州而已,没有别的事情。”吴月双摇了摇头,对自己所知的事情闭口不谈。

  “就仅仅是这样?”卢新明显然并没有那么好骗,只是他一时间也没有想到,是什么事让吴月双如此急切地想离开。

  “难道还要我整天看到你吗?”吴月双做出一副愤怒的模样。

  “怎么现在这么讨厌我了?以前你可不是这样的。”卢新明冷笑了起来。

  “只是你帮我解除限制……”吴月双停顿了一下,才又说:“你想让我怎样都可以?”

  卢新明听到这里,脸上便再次露出充满邪念的笑容,“真的我让你干什么都行吗?”

  吴月双强忍着内心的耻辱,默默地点个点头。

  “那不如这样吧,你的女儿现在和我在一起,今晚你和她做个伴,一起陪陪我……”

  “卢新明你无耻!”不等卢新明把话说完,吴月双就愤怒地打断了他的话。

  “这么生气有必要吗?你女儿可是心甘情愿和我在一起的,而且昨晚还找我诉了很长时间的苦,父母吵架让她很伤心,我也觉得有些难过。”

  “卢新明,我求求你了,不要伤害小宝可以吗?”吴月双听到这番话,心都快要碎了,可是面对卢新明这样的无耻之处,她却毫无办法。

  “你这么说就不对了,我一直都在安慰你女儿,什么时候伤害过她?”

  卢新明大笑了起来,“说真的,你女儿在床上的表现,与你相比可真是不逞多让……”

  吴月双不等卢新明把话说完,就狠狠地把手中的包向这个无耻的男人砸了过去。

  措不及防的卢新明,被吴月双的包砸掉了眼镜,顿时变得气急败坏起来,他上前一步,狠狠地抽了这个敢冒犯自己的女人一记耳光。

  “吴月双!我告诉你,跟我客气一点,别以为你现在没有事了,我随时都能把你送进监狱,甚至包括你女儿在内!”

  卢新明狰狞的表情吓到了吴月双,她慌乱地向后退了几步,痛苦而无助地摇着头:“我求你,不要伤害小宝,你让我做什么都行……”

  “真的吗?那你就和你女儿一起陪我一晚!”

  “不行!”吴月双再次拒绝了卢新明这个无耻的要求,然后她便跪在了卢新明面前,“除了这个什么,你让我干什么都行?”

  “你以为我是在吓唬你吗?”

  卢新明回头从旁边的办公桌上拿起一份文件,“这是你女儿钱小宝任实习秘书时,涉嫌贪污一套房产,业主正是你女儿的名字。”

  “什么?这怎么可能,她只是个实习临时工……”

  “她当然不可能,这套房子是我送给她的,不过却是借别人的名义给她的,如果我把这些问题向市纪委反映,你说纪委的人是找我还是找她?”

  吴月双呆立在了当场,卢新明的那些手段,她是再清楚不过的了,女儿一定是不经意间,才中了他的圈套!

  “好好考虑下,如果不想你坐牢,也不想你女儿坐牢,晚上就一起过来陪我。”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暗月中文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宦海沉浮:我的绝色女上司,宦海沉浮:我的绝色女上司最新章节,宦海沉浮:我的绝色女上司 大海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