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安好直视着迟薇,认真说出一句句。

  听着这些,迟薇打人的手掌,久久僵在半空,隐隐不断发颤。

  终究,迟薇轻笑一下,笑意未达眼底:“迟安好,你好,你真好!我还想着,你怎么这么能忍,迟迟没有反击。原来,是在这里等着我!你说得对,我和你的关系,注定一生宿敌……”

  迟薇说着,逼着自己慢慢放下手掌,没有对着迟安好动手。

  “这一局,我手段不及你高明,我输……没关系,我认!只是迟安好,你好好记着,这是你自己亲手做的,千万不要后悔——”

  话落,迟薇目光掠过素描,以及书桌上的笔记本,笑意不甚明确。

  这一刻,她真的想要知道。

  有朝一日,迟安好明白事情真相,会不会……后悔呢?

  她为反击自己,一时挑拨霍兰茜,偏偏对方想不开,对着自己下药。

  结果这么阴错阳差,自己睡上薄夜白。

  薄夜白啊,迟安好整整暗恋六年,心心念念的男人……就这样,她不知道的情况下,间接送到自己手上,真是天大的笑话!

  也许,这就是命中注定。

  迟安好对着自己婚事动手脚,想让自己得不到霍庭深……表面上看,她满盘皆输,但是多出薄夜白,她说不定可以反败为胜!

  既然,她订婚失败,现在得不到霍庭深,那么迟安好……凭什么如愿以偿,得到自己的心上人呢?!

  迟安好不懂迟薇心中所想,仅是淡淡道:“既然,是我做的,自然不后悔。”

  “好,很好!”

  蓦地,听着这一回答,迟薇一拍双掌。

  从未想到,意外睡上薄夜白,还有这样的利用价值。

  迟薇星眸一暗,突然想到一抹主意,不由璀璨一笑,整个人顾盼生姿:“迟安好,这一局,只是刚刚开始。既然我们不能并存,不是你死,就是我亡。那么,我们就看结局,究竟……谁笑,谁哭!”

  一语毕,迟薇转身,大步决绝离开。

  “嘭——”

  随着房门重重关上,房内剩下迟安好一人。

  迟安好眉心微蹙,有种说不出的忧虑。

  如果可以,她不想这么撕破脸,只是迟薇一再挑衅自己,这次更是触碰自己的底线!

  低头凝视素描上的男人,迟安好清丽的容颜上,呈现一抹温柔。

  她的大哥哥,是除了母亲之外,唯一的在乎……她不许任何人践踏他!

  想着霍兰茜,她真的没有想到,对方竟然对着迟薇下药!

  当初的本意,她就是想要小小反击一下,令着迟薇受点挫折……毕竟,整整六年,听着母亲的话一再隐忍,迟薇还是欺负自己。

  因此,她一时没有忍住,知道迟薇在乎霍庭深,看出霍兰茜爱慕宫星寻,便是怂恿几句。

  如今,造成这么严重后果,迟薇无法得到霍庭深,必然恨透自己!

  事已至此,她已经无法回头,只能同着迟薇明着为敌。

  总不过,迟薇永远不会原谅母亲,更不可能喜欢自己,而她……同样讨厌迟薇,永远不可能喜欢!

  “大哥哥,你觉得……我做的对吗?我总不能,一直软弱下去……”

  望着素描上的男人,迟安好轻轻一问。

  自然,无人回应。

  却看,迟安好分外珍惜,伸手一寸寸抚着素描:“大哥哥,下月是我的生日,你会不会……出现呢?”

  迟安好说着,素来恬静的脸上,呈现一抹小女人娇羞,满满都是期待。

  六年前,她遇上大哥哥,从此……他像是一轮清月,落在她的心尖,再也无法忘记。

  这几年,她慢慢长大,身边从来不缺追求者。

  然而,她早在最美的年华,触摸过最亮的光,又怎么可能看得上普通的漫天繁星!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暗月中文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豪门第一宠:总裁大人,玩心跳,豪门第一宠:总裁大人,玩心跳最新章节,豪门第一宠:总裁大人,玩心跳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