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薇说着上前,拿起一块干净毛巾,覆在男人头发上擦拭。

  一边擦干湿润,一边开口问着:“老师,什么时候出院?”

  “想出院,随时可以。”

  薄夜白淡声一回,神色不甚自然,只因不习惯少女擦拭头发。

  尤其是当少女,以着纤瘦细长的手指,在其中穿插抚着来回。

  “老师,以前……有没有女人,这么帮你擦拭头发?”

  蓦地,迟薇心生好奇,跟着随口问出。

  对此,薄夜白不曾否认,如实的一回:“有。”

  尽管这一答案,也在情理之中,迟薇还是俯身,沉着声音猜测:“那个女人……她是池未晚?”

  “嗯,是阿晚。”

  又是一语承认,没有半点隐瞒,薄夜白态度坦然。

  这么一来,倒是迟薇星眸一暗,觉得自己斤斤计较,倒也再接再厉:“那么老师,你喜欢阿晚这样,还是……我这样?”

  闻言,薄夜白隐含无奈,薄唇微微一淡,伸手拉过少女:“只有病重的时候,阿晚才会帮忙。平时,我不习惯旁人触碰……”

  话顿,思考一下,认真的补充:“一如此刻,大小姐这么触碰,我同样还不习惯。”

  迟薇听着,不免微微蹙眉,就要甩手走人:“老师不习惯,我不勉强就是。”

  “呵。”

  薄夜白轻笑一字,睨着少女腮帮鼓鼓,映着如花的娇颜,令人心生怜爱:“你这孩子,还真有趣啊!”

  低声淡淡一叹,男人吻下少女腮帮,以示安抚之意:“现在不习惯,以后……总要习惯的,是不是?我的小女朋友。”

  只一语,令着迟薇眸子一亮,灿若星辰一般:“那是,算你聪明。”

  这么说着,迟薇接着刚才,继续擦拭男人头发。

  莫名的,仅是简单几句,心里沉闷散去。

  跟着耳畔处,落入男人一语:“大小姐想要出院,是因为……这里太枯燥?”

  诚然,待在医院之中,确实十分无趣,尤其迟薇不属于宅着那类。

  然而,和薄夜白在一起,难得一点也不觉得,时间过得多么慢热。

  恰恰相反,只觉一天天,过得十分充足,快乐,安心。

  帮着男人擦完头发,迟薇也是洗簌一下,率先爬上男人的床,然后悠然坐着。

  经过几天相处,迟薇完全抛弃自己的床,改为霸占男人的床。

  不经意之间,视线瞥下床角一处,安静躺着一封信件。

  “老师,你真的不看?”

  迟薇眸光一闪,试探着一问。

  却看薄夜白,神色淡淡无温,毫无半点波澜:“大小姐,你希望我看?”

  “当然不是!只是老师不看,为什么一直留着?难道说,是想和书房中,那些过往六年信件,一起当做纪念……”

  如此说着,迟薇小脸就差明着写上不情愿。

  倒是薄夜白,又是点点无奈:“大小姐,写信人安安,我都已经见到。这封信件,又有什么纪念?”

  莫名的,迟薇也是清楚,自己心态不对。

  只是一想到,迟安好暗恋薄夜白,两人曾经通信六年。

  整整六年,全部属于迟安好。

  那是自己无法达到,更无法抹去的!

  难免的,生出一点不舒服。

  “既如此,信件随我处置。”

  ***

  老婆大人们,这一章补昨天更新,么么哒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暗月中文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豪门第一宠:总裁大人,玩心跳,豪门第一宠:总裁大人,玩心跳最新章节,豪门第一宠:总裁大人,玩心跳 泡书吧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