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听得到。”

  却看,男人十分平静,回的轻描淡写。

  偏是下一刻,迟薇直直起身,情绪不由失控,声音止不住上扬:“听得到,为什么不回我?”

  相比少女激烈,薄夜白面露倦怠,温声一回:“你唤我,没什么重要事情,也就一时没回。”

  越是这样,迟薇越是无法理解,顾忌着男人状况,深深吸一口气,压下种种情绪,轻颤着道:“老师,你知不知道,刚才一直不回,我多么害怕!我以为,你就要……”

  “死”这个字,迟薇说不出口。

  薄夜白却不在意,平静接下一句:“以为,我就要死了。”

  话顿,他缓缓起身,继续的道:“吓到了?”

  少女一怔,瞳孔一眨不眨,灼灼看着男人。

  瞥着少女沉默不语,薄夜白神色淡然,撩开她的长发安慰:“别怕,再有下次,不必唤我。该醒,自然会醒,习惯就好……”

  “如果,不醒呢?”

  猝不及防,迟薇轻声开口,透着说不出的固执。

  “不醒,就是命已尽。”

  淡声一回,男人谈论自己生死,像是天气简单,似乎只是局外人。

  迟薇无法描述心情,只觉对于男人这种反应,产生一种窒息感。

  蓦地,心中滋生莫大的勇气,迟薇星眸灼灼:“薄夜白,你一再不在乎,是真的不怕死?”

  “你知不知道,死亡代表什么?”

  话顿,迟薇咬着唇瓣,一字字叙述:“只剩一捧骨灰,再也听不到任何声音,看不到任何景物,更不会拥有任何思想,心跳,认知。慢慢的,遭到所有人遗忘,就好像……你在这个世上,从未存在过。”

  “那样的话,该有多么可悲!”

  一语毕,迟薇伸手捂住脸颊,关于白清秋一幕幕,浮现于脑海。

  曾经,母亲活着的时候,陪着自己说话,帮着自己梳发,抱着自己唱歌。

  一转眼,只剩冰冷的墓碑。

  纵是红极一时,永不绝色,倾国倾城……又如何?世上还有几人,记得“白清秋”呢!

  死亡,令人害怕。

  偏偏,男人浑然不在意……怎么可以不在意!

  “大小姐,你在哭什么?”

  睨着在意自己生死的少女,薄夜白一时无奈。

  迟薇一怔,伸手擦下满手泪水,原来……自己这么容易哭吗?

  “别哭,你看我,不还活着?咳咳……”

  薄夜白一语未落,又是止不住咳嗽。

  见状,迟薇心里一慌,顾不得思考自己为什么哭。

  “老师,我扶你上楼。”

  迟薇说着小心翼翼,仿佛对待一件易碎的珍宝,一步步走得十分缓慢。

  仅是简单上楼,硬是花费两三分钟,薄夜白清楚少女吓到,也就任由配合。

  迟薇住在卧室,薄夜白也就睡在客房,扶着进入房间坐下。

  “大小姐,刚才不算发病。我休息一下,就能无事……”

  薄夜白坐在那里,低声安慰一语。

  事实上,确实也是事实,只是一点生病,算不上什么严重情况。

  只不过,迟薇不熟悉,一时难免吓到。

  迟薇不明怎么,睨着男人容颜苍白,再三确定地问:“老师,真的不用上医院?”

  “不用,你走吧。”

  往后倚靠一下,薄夜白淡淡一回。

  话顿,眼尾一挑,一时似笑非笑:“还是说,大小姐愿意留下……陪我一起睡?”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暗月中文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豪门第一宠:总裁大人,玩心跳,豪门第一宠:总裁大人,玩心跳最新章节,豪门第一宠:总裁大人,玩心跳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