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畔处,少女声音轻而空灵,点点涔透人心,带着莫名的深意。

  可是迟安好,不懂其中深意,只有说不出的震惊。

  “看清楚,记在心里,我的好妹妹。”

  对此,迟薇不打算解释,仅是逼近迟安好,脸上一颦一笑,皆是人间绝色之最:“不懂吗?没关系。总有一天,你会懂的……迟安好,生日快乐!”

  “迟薇,你究竟想说什么?”

  迟安好心尖一跳,忍不住追问。

  偏偏,迟薇已然一脸似笑非笑,缓缓松开迟安好手腕,然后重新合拢衣领,遮住脖子上的吻痕。

  再然后,她后退一步,唇瓣一直翘着:“我想说的,便是生日大礼,现在补给了你。”

  话顿,少女素手一抬,呈上那架水晶钢琴:“至于这件礼物,能让妹妹放下尊严,当众开口求我。想必,送礼之人,妹妹十分在乎?”

  想着大哥哥,迟安好神色一冷,不愿意迟薇染指半分:“这是我的私事,和姐姐无关!”

  “但愿有朝一日,可以有幸一见。”

  迟薇丝毫不恼,像是随口一说。

  跟着掌心一翻,把水晶钢琴丢回迟安好身上。

  登时,迟安好小心翼翼接住,仿若珍宝失而复得,深深松一口气,跟着定定一回:“他是我的人,姐姐没必要相见。”

  “你的人?男人吗?”

  瞥着迟安好,迟薇反问一句,笑意微微一敛。

  迟安好爱惜抚着水晶钢琴,心里不明怎么,极度排斥少女提及大哥哥……或许,因着自己占有欲作祟,又或许,实在讨厌迟薇。

  因此,她认真点头,声音下意识降低,只让迟薇一人听到,宣布一语主权:“是,我的人,我的……男朋友。”

  相处六年,迟安好了解迟薇,最为痛恨第三者。

  所以,只要说是男朋友,迟薇自然不再感兴趣!

  “男、朋、友。”

  重复念着三字,迟薇颇为意味深长。

  良久,少女缓缓转身,遮住眸中一缕嘲弄:“既如此,我不勉强。祝愿妹妹,早日得偿夙愿!”

  随后,再不看任何人一眼,施施然上楼。

  男朋友?

  尚未见面,算什么男朋友!

  再者,最初包养薄夜白,问过这一问题,两人就是笔友关系。

  啧啧,由此可见,迟安好对于薄夜白何止暗恋,简直就是痴迷,才会难得说谎,只为敷衍自己!

  可惜了,刚才送的生日大礼,正是她的大哥哥,和自己一再上床!

  还有什么礼物,能比这一种,更令人心碎的?!

  “安安……”

  叶素芝快步上前,握着女儿的手。

  迟安好微微一笑,安抚一下母亲,心里一片沉甸甸。

  总觉得,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自己一时忽略。

  明明,和迟薇撕破脸。

  因着自己的原因,霍兰茜订婚之夜下药,不仅毁去婚事,还和陌生男人发生关系。

  于情于理,迟薇该是刁难自己,为什么一再轻拿轻放?

  厉家舞会上,相安无事。

  刚刚,也是风平浪静。

  自从迟薇回家,迟安好做好准备,想着就算不闹,多半推翻蛋糕塔,令着自己难堪!

  谁知道,就在关键时,迟薇突然停下,做出异常行为。

  迟安好不住的想着,迟薇图的是什么?

  还未来及深想,周围不少同龄表亲,还有一些好友,纷纷上前安慰。

  不得已,迟安好只得放弃,继续生日宴。

  剩下年长之人,则是同着迟远航闲聊,不经意提及婚事:“迟、霍两家婚事,打算怎么处理?”

  要知道,迟薇订婚整整三次。

  迟远航面色阴沉,只觉无法教育大女儿。

  婚事一波三折,至今还和霍家一直僵持。

  霍庭深冒出前女友,怀着身孕不说,还要执意生下……这件事,一旦传出去,迟家还有什么脸面?

  偏偏,大女儿一再不肯退婚,实在太不懂事!

  再一加上厉家舞会一事,传出“包养男人”丑闻,大女儿名声一坏再坏。

  如今,倒是说不准,霍家持着什么态度。

  只能走一步看一步,观望一阵子。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暗月中文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豪门第一宠:总裁大人,玩心跳,豪门第一宠:总裁大人,玩心跳最新章节,豪门第一宠:总裁大人,玩心跳 biqugexs.com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