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池未晚艰难一问,薄夜白不曾回答,仅是淡漠一句:“我的私事,你不需要知道。”

  然而,池未晚忍不住,声音近乎干涸,发颤再问关键点:“迟薇包养先生,那么先生……可曾碰了她?”

  薄夜白鸦黑睫毛一垂,想着不久前,失控一再占有少女。

  到底,曾经同着先生朝夕相处,池未晚依稀猜到,整个人骤然起身,带着一抹哭腔:“先生,为什么?当年,我一再想把自己给你,你始终不肯要我……”

  话顿,她语气激动,似乎无法接受:“为什么……先生要选迟薇?她这种人,怎么配得上!”

  瞥着池未晚一系列反应,薄夜白神色清冷,宛如高山白雪,令人望而生畏:“阿晚,你失态了。”

  瞬间,池未晚身子一软,踉跄着后退几步,凄婉看着男人:“又是这样!每一次,先生总是这样,活的无欲无求,不肯表现半点在乎。先生,阿晚算是什么?你心里,可曾有过阿晚……”

  “阿晚,六年过去,你早已长大,没意义的问题,无需再问。”

  薄夜白眉眼染上点点倦怠,嗓音带着惯有的凉薄。

  却也是这样,令着池未晚一下子崩溃,维持不住风度,自我嘲弄一笑:“没有意义吗?呵,敢问先生……什么才有意义!”

  “六年前,先生只知道,阿晚更改高考志愿,悄然出国离开。所有人都骂,阿晚忘恩负义……可是先生,你知道吗?我在等,等你开口,哪怕一句话,一句话就好。你只要挽留,我就会留下……”

  池未晚倾诉着心结,整整六年的心结。

  “可是啊,直至登机那一刻,先生自始至终,没打一个电话,没发一条短信,没派一个人……”

  说到最后,池未晚寸寸落泪,想着离开那天。

  樱花正盛,小雨连绵。

  从庄园,直到机场,一路上等了又等,盼了又盼。

  又想离开华城,又想先生挽留,矛盾,不安,无措。

  终究,她决绝离开,山高路远,六年不见。

  迟薇听着一句句,悄然上前一步,从楼上望着楼下。

  只看,风光无限的影后,就在男人面前,哭得失魂落魄,分明像是赌气的孩子。

  最后,她还是赌输,失去了她的先生。

  虽然不清楚,两人曾经过往,偏是作为局外人,竟然在这一刻……有点可怜池未晚!

  “何必呢。”

  薄夜白寒凉一说,寂静坐在那里,不沾人间烟火。

  一刹那,池未晚的心,不断地下沉:“先生,你对阿晚……当真没有一点感情吗?”

  “愿意留下的人,自然心甘情愿,不愿意……便是一时挽留,注定离开的人,迟早还是离开。”

  下一刻,随着男人这么一语,池未晚神色一僵,指甲掐入掌心。

  或许,她知道,先生说的是对的。

  只是人啊,总是自私的。

  有时候,她真的厌倦先生这么通透,时时看穿人心……当年,她宁愿先生像是正常男人挽留心爱女人,证明对自己的在乎!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暗月中文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豪门第一宠:总裁大人,玩心跳,豪门第一宠:总裁大人,玩心跳最新章节,豪门第一宠:总裁大人,玩心跳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