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不是,她通知了我,给我发了位置。”

  郁温菱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发位置,彦儿这只是伤口撕裂感染,万一是别的什么大问题,发给你位置再等你到那儿,这期间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真是敢都不敢想。”

  顾淼淼深知凉心这么做的原由,她是要彻底绝了盛彦放在她身上的心思,面对郁温菱对凉心的极度不满,她只是听着,一言不发。

  老夫人不禁皱了眉,“这个凉心,自从跟司城结婚以后,我面儿没见着过一回,倒是惹出过不少祸端来,温菱,你改天叫司城那小子带着他媳妇儿来见我,我倒要瞧瞧这个凉心是个哪路神仙,把家里这一个个给迷得五迷三道的,还真就没了个女人不能活了?真就没了这个女人,别的人是谁都不行了?”

  老夫人说的是盛彦,后面说的便是郁司城了。

  “奶奶,您……”郁温菱欲言又止。

  郁老夫人看出来了,她是碍于郁司城,不好明着郁司城的面儿去指责凉心什么。

  “行了,我去请她,你也别去叫了。”

  自打凉心嫁给郁司城后,每每郁家各种家宴还有需要郁家派代表出席的活动,都只有郁司城到场,别说郁司城身边连个像样的女伴都不带,就连郁老夫人每年的寿宴,也都只闻凉心其名不见其人。

  起初老夫人还怀疑是郁司城对人姑娘不好,表面挂着名头,实则冷着人家,有名无实。

  为此,她特意找郁司城谈过话,郁司城也不细说,只说:您的孙媳妇儿还没适应这个家,等她慢慢适应好了,我便带她来见您。

  后来老夫人知道了,这个孙媳妇儿哪儿是没办法适应新身份,她压根儿就是盛彦原来的初恋女友,谈了好几年恋爱,这种关系,哪儿能适应?眼下嫁给了司城,这不是明摆着舅甥二人反目心生隔隙?她也就不再细问,随郁司城去了。

  后来,盛彦跟凉心闹出的各种事,老夫人都有所耳闻,也得知郁司城对凉心是事事都容忍,也没迁怒过盛家,那便是真正喜欢这个姑娘了,那当初,究竟是这姑娘攀附名利攀上的郁家甩了盛彦?还是……

  老夫人也是眼见着郁司城跟凉心这两年的婚姻生活不太顺利的,那姑娘也从未露面使过巴结讨好郁家的手段,那当初?

  老夫人摇了摇头,闭了眼,她不敢细想……

  眼下,盛彦闹腾的都够自己死好几回了,因为一个女人,拿着自己的性命不当回事,她不得不见见这个凉心了。

  到了下午,老夫人身体不适,不适宜在这病房里久坐,就在周婶的陪同下先回老宅了。

  老夫人走后半小时,盛彦躺在病床上,慢慢转醒,睁了眼。

  入眼的便是顾淼淼那张令人生厌的脸。

  他想起之前在咖啡厅,跟凉心谈话时,顾淼淼找不着他的人,不是给他打电话却是先给凉心去了电话,她深知他不会接她的电话,凉心会!

  凉心除了处处受制于郁司城,还处处受制于眼前这个女人,处处受制于那该死的道德伦常,想到此,盛彦心里对顾淼淼更觉厌恶。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暗月中文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他身上有兰香,他身上有兰香最新章节,他身上有兰香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