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言,你也不着急这五分钟吗,这间房子汪莹曾经住过,你不想看看嘛?”

  汪莹看着叶清言,她眼里满是期盼的眼神。

  叶清言觉得自己是不是错觉了,看着这双眼睛,总是感觉是汪莹在看着她。

  “好吧,五分钟后我就走了,我一会儿确实还有事情。”

  叶清言跳下了车子,忽然想到车后备箱,还有厉少泽给她留的几袋提拉米苏蛋糕。

  第一次去别人家,总不能空着手吧!

  刚好借花献佛,就把这几个蛋糕,送给汪莹的妹妹。

  站在电梯口的汪莹,疑惑的看着叶清言,

  “清言,还不走吗?”

  “等我一下!”

  叶清言打开后备箱,拿出了两个粉色的蛋糕袋子。

  “清言,你真逗,让你到家里喝口热水,你还拿着礼。”

  “带路吧!”叶清言拿着蛋糕袋子,跟在汪莹的身后。

  电梯在12层停下了,汪莹自然没有随身携带钥匙。

  她知道钥匙在哪,那是她妈妈给她留下的。

  虽然特工学院的很多人都证明她已经死了,但是没有见到尸体,汪莹的父母怎么都不相信自己的女儿已经死了。

  她们定期来这里打扫房子,汪莹的妈妈会把钥匙放在门口的脚垫下面。

  她的妈妈这样做,就是期待的某一天汪莹回来了,可以打开家门,回家。

  汪莹走到房间门口,从脚垫下拿出了钥匙。

  叶清言诧异的眨了眨眼,“你保存钥匙的方式还真独特。”

  “这样做,就不怕钥匙丢了。”

  “啪!”

  汪莹打开了房间的灯。

  这是一套三室两厅的房子,电器和家具都很齐全,装修风格一看就是书香门第,而且很明显,这间房子出经常被人打扫。

  叶清言一眼就瞅到,客厅的一角,摆着汪莹的黑框照片。

  她差点把手里提着的蛋糕袋子,掉在地上。

  这些日子过去了,叶清言觉得自己都快忘了汪莹的模样,这张照片上,她的笑容很灿烂。

  叶清言的眼睛一瞬间湿了,她将蛋糕袋子放在茶几上。

  缓步走到汪莹的照片之前,呆呆的看着她。

  忽然,叶清言转头看向站在门口的汪莹,“我可以仔细看看她吗?”

  汪莹看着叶清言忧伤的眸子,紧紧的握住拳,她的心口忽然很痛,很痛。

  她抿着嘴咬紧牙关,强忍着自己眼里的泪水。

  “嗯!”

  叶清言得到了她的许可,向前一步,拿起了汪莹的照片,仔细端详着她。

  汪莹为叶清言挡刀,心口挨了一刀,留下终身心绞痛的病疾,必须靠药物才能缓解痛苦。

  可这时候,汪莹的心里更多的是难过。

  她觉得叶清言现在很伤心,但是又不能告诉她真相。

  眼泪止不住一下涌了出来,还不能让叶清言发现她哭了。

  汪莹转身去厨房倒热水。

  叶清言手里握着汪莹的照片,指腹划过她的侧脸,不由得对着她说了句,

  “汪莹,我好想你!”

  正在厨房倒水的汪莹,听到了这句话时,如无数把刀子,刺痛她的心。

  无数把刀子是形容,但是她的心,此时确实感到无数把刀子割裂般的疼痛。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暗月中文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军婚燃情:少帅,放肆宠,军婚燃情:少帅,放肆宠最新章节,军婚燃情:少帅,放肆宠 笔趣岛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