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家瑟瑟缩缩的跑了过来,面色为难。

  岳飞更加不高兴了,自从那日杨再兴领着岳家军在朱仙镇大败十万金兵,阵斩金兀术,并且攻下开封城之后,他的脾气就有些暴躁。

  原因无他。

  因为随后传来消息,杨再兴自封大梁王,征北大将军,开府建牙。

  并且,广募兵马,磨刀霍霍。

  反倒是,北征的步伐已经停了下来。

  当天晚上,岳飞又哭又笑,喝得酩酊大醉。

  并且,还找个由头大大发作了家里的一些下人,打得几个不顺眼的奴仆皮开肉绽。

  身为无敌将帅,岳飞还算是看得明白局势的。

  他一直在期望着,那支自己亲手练出来的强军,会在取下开封之后,立即北上,直扑燕京,直捣黄龙

  那才是最正确的做法。

  但如今,杨再兴竟然在东京经营,并且扫荡周边郡县,摆出一副坐地王的姿势来。

  明明是有着二分天下的野心。

  甚至,还不止。

  “不要难为管家。”

  正当老管家额头大汗直冒,不知如何回答的当口,一个温和清冷的女声响起。

  却是李夫人。

  “夫人……”

  岳飞怒气稍歇,看着缓缓走近的妇人,强笑道:“我没有再关心兵事。只不过,府里下人现在竟然学会有事瞒着我这一家之主,不整治一番,总有一天会闹出大笑话来。”

  对自己这位妻子,他还是很敬重的。不但深明大义,更是温良淑德,家里小辈对她极为爱戴,下人也都听从她的命令。

  “老爷,早知今日,又何必当初?”李夫人轻轻叹了一口气道:“当日你就不该接那旨意的……这么多年为官为将,妾身就不相信你看不明白,回朝之后会是什么样的结局?”

  她的声音有些低沉,又有些伤感:“本来,不管老爷做出什么样的决定,妾身都只有一身追随……但既然那日你已放下,不再领军,又何必还操心朝堂的事情呢。”

  “何至于此?”岳飞摇摇头,他其实隐隐有所察觉,某些人不把自己扳倒不会罢休,但还是对君王抱着一丝幻想。

  想象着这些年军功卓绝,最坏的结果也只会归隐田园。

  “怎么不会?近些时日,你麾下大将多有与朝廷大臣暗中勾结,在图谋什么可想而知。你就算不担心自己的性命,也要为家里想一想。依我看,现在的情况反倒是更好一些。”

  李夫人振振有词,说到这里,脸上甚至有了些笑容:“也不用去逼问管家了,我全都告诉你。听说银瓶那丫头就要大婚了,还有,杨再兴已经挥兵渡河,占了襄樊要地,打得张俊兵马后退数百里,此时已与南朝隔河而治了。”

  “什么?他不去打金兵,反倒打宋人,真是反了反了。”

  岳飞怒气冲天,一掌拍在石桌之上,轰的一声石桌塌陷成粉。

  “跟你有关吗?你是白身了老爷……这么大脾气,是想打死妾身吗?”

  李夫人冷冷说道。

  “不,不是,夫人,那逆贼……”

  “什么逆贼?那是你女婿。”李夫人长出一口气,又和声劝道:““君之视臣如手足,则臣视君如腹心;君之视臣如犬马,则臣视君如国人;君之视臣如土芥,则臣视君如寇仇。妾身觉得这话说得很不错。这两年来,妾身一直在担心着大祸临头,如今好了,老爷你不再领军,倒也安生。”

  李夫人说得意思,岳飞当然是明白的。

  他一直认为自己操心国事,并且上书早立太子,是为了中兴大宋。

  皇帝不赞同也就罢了,没想到就连身边人,也不理解。“

  “罢了,这天下就随他们折腾吧,我就一富家翁,平日里看看书养养花,也不去操心了。”

  岳飞想到这里,就是意气消沉,一屁股坐下。突然又想到一事,问道:“银瓶成亲,怎么就不叫我?杨再兴那小子真是不当人子。”

  “他邀请我了。”李夫人笑眯眯的,放下心来,只要岳飞不那么固执就好,不然整天够闹腾的。

  她笑着道:“人家当然不会请你过去,怕你搅了大礼呢。谁让你一直反对这门亲事的,银瓶这孩子够苦的,你就别去坏事了。再说,当日校场阅兵,你们闹得很不愉快,怎么好意思请你去主持。还有,也可能是为了你的名声做想,不太想你难做。”

  这话也有道理,岳飞默然坐下。

  事实上,就算是有人来请,他除了备马提枪杀上门去,不会有第二种选择。

  ……

  源源不断的紫色气息生出,涓涓细流汇聚成海。

  随着麾下兵马越来越多,岳云、姚健、梁兴、赵云等大将向着四面八方攻略出击,一个个城池被拿下。

  萧南发现,自己的精神海里那些紫色光芒已经凝聚成一片。

  这一次,他再不怎么舍得把本源力量浪费在这个躯体之上,而是全用来打磨精神。

  运转精神力量,萧南心神投入其中。

  能感觉到这股力量隐隐有了一些实质感,似乎凝结成虚淡人形。

  握剑在手,轻轻挥动……

  一缕无形气机,哧的一声就破开空气,直达三尺,在墙上斩出一道深深豁口来。

  这一次,他并没有运用剑意或者是新近修练得来的真气。

  而是全凭着意念精神。

  只要想着斩开眼前一切,那道意念,就已经切开了墙壁。

  这是精神干涉现实的力量,有了大幅长进。

  比起刚刚进入秘境之时,只能延伸出一尺的精神境界,现在强了许多,也坚凝了不少。

  之所以不再强化肉身,而是专练精神,是为了以后做打算。

  毕竟,自己的根基本尊并非在这里,就算把杨再兴的这具体魄,练到这个秘境的巅峰,也不能突破六品换血,汇结成丹。

  东海大学把这个秘境评为下三品秘境,是有着一定道理的。

  实力等级或许是能超出一些,但并不能超出太多。

  中三品境界的武者,进入这里,其实并没有多大优势,得到的收获也不见得比下三品要多,更不能提前体验凝血成丹。

  倒是自己,得到的好处有些多。

  不但提前适应了一遍练骨、练髓、换血……得到的本源力量,更是能够把那个世界的身体,大大推进一步。

  就是不知这些紫色光芒够不够用?

  听周小恪说,如果一切顺利,那边一个月,这边能呆上好些年。

  为了收获最大化,萧南就不想停下脚步。

  他占下开封之后,本来是要向北挺进的。

  但只要不是傻子,就能明白,只要自己率军北上,后方赵构一定会派兵抄自己后路,掠夺胜利果实。

  并且,轻轻松松的把自己打压成反贼。

  这种事情,那位泥马渡江的皇帝绝对做得出来。

  不虑胜先虑败。

  那就不妨先种一段时间的田。

  萧南首先以皇室公主的名义发下招贤令,并且开府建牙,大练兵马。

  并且派兵四处出击,把新兵练成老兵。

  同一时间,更是鼓励农耕,兴修水利,搜罗马匹,整顿地方官吏,争取打下一个城池就消化一个城池。

  他准备花上一年时间,一边防御南朝,一边蚕食北面,直到打下燕京。

  这个过程有些长,对他来说,却是最好的选择。

  跟他想象中一样,在中原这片大地上,反抗力量并不强。

  大多数百姓都是震惊之后,就开始接受自己这位大梁王了。

  因为,相比起金国统治者,他终归是宋人。

  而且,名义上还是把宋钦宗尊为圣上,没什么不妥当。

  至于南宋的赵构,本来他的命令就不曾到过北地,也谈不上有人会忠心于他。

  即算有人忠心于他,这不是有公主在吗?多少能糊弄过去。

  “只待练出三万精锐骑兵,就直接扫荡北部,收回燕云十六州,直捣黄龙府。”

  萧南分心数用,一边默默修练,一边巩固根基。

  同时,大力发展势力,静待时机。

  ……

  这一日,萧南坐在后堂。

  他双手不停,各执一支朱笔,哗哗哗的批阅各地公文。岳银瓶身着长裙,轻轻捏着他的肩膀。

  小慧在一旁绣着衣衫,时不时的抬头看看自家官人,香炉里烟雾袅袅。

  几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家常,气氛十分和谐。

  萧南正忙碌着享受着,门外传来请见声。

  “末将见过大将军。“

  岳云上前参见。

  萧南放下朱笔,迎了上去,笑道:“不用多礼,可是兵马练成精锐了?”

  “连日九战,只损三百,尽灭贼军总计七万,下城十三座,已然可称精锐。”岳云轰然答道。

  自从萧南与岳银瓶成亲之后,这位大舅哥就去了最后一点私心,全心辅佐,那真是跟着一条路走到底了。

  萧南主要总领全局,安排人手治理各处城池,处处布防。

  而准备北上的这一路精锐兵马,就全托付给岳云统领。

  选的是军中精锐,以战养战。一边攻城掠地,一边补充壮大。

  背嵬军的练军之法,传自岳飞,岳云自然也是会的。

  这时人尽其才,让他主持是最好。

  岳云前来复命,应该就是三万精骑已经可以大用了。

  “好,传钦天监叶真人,选一个良辰吉日,立即发兵灭金。”

  萧南一拍桌案,大笑起来。

  时机已到。

  ……

  感谢烈火行风天蝎帅男、龙梅雪媚、小毛驴爱小蜜蜂、志在江湖、风雨官场、寻梦天尊、tufair、奎宿等打赏投票,谢谢支持。

  祝大家新年如意。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暗月中文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全民武道,全民武道最新章节,全民武道 八一中文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